• 2005-06-06

    华盛顿见闻录之一--黑漆漆的碑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258340.html

    前言

    象98年的一个晚上生平第一次来到天安门广场的感受一样,2005年6月1日第一次仰望华盛顿特区中心的国会山的时候,也颇有些心潮澎湃。这就是电视电影里见到过无数次的象征美国最高权力机关的地方?这里就是全球最最显赫的国家的心脏?

    我想访问这样的一个城市最大的好处就是电视里面再出现美国总统或者白宫或者国会大厦时,你不会再觉得神秘,你才真正体会到总统也是人嘛,你才会发现标志性的国会山不过也就是你那天累了歇脚的地方,哈哈。

    此行华盛顿主要是参加George Washington 大学中美关系委员会举办的一个论坛。在紧张的两天议程之外,我和众多应邀参加的中国学生一样忙里偷闲的窥探了一番美国首都的大致模样。走马观花之中,看到听到的点点滴滴,构成我此次访问的游记系列。


    见闻录之一--<strong>黑漆漆的碑墙边,听到有人叹息</strong>

    越南战争留给美国人的不仅仅是耻辱,更多的是一种创伤,几十年甚至数百年也无法愈合的创伤。数万美国大兵在一个遥远的东方国度成为炮灰,虽然,有上百万的越南人也因此与他们共眠。无辜的死难者并非只有绝对称得上英雄的越南人民了,同样无辜的还有那成千上万20来岁的美国青年,还有他们的父母、妻子或者儿女。

    所有的战争都出师有名,所有的杀戮者都认为自己为正义而战。越南战争的对象是“邪恶”的共产主义势力,美国政府举起的旗帜是为了民.主.与自.由的生死存亡。但当这些神圣光环褪去的时候,留给那无数死难者亲人心头的痛却永远无法释怀。

    越南战争纪念碑,一道黑漆漆的墙,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魂归他乡的美国士兵的名字。走在碑墙的下面,我感觉呼吸沉重,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死亡的气息,没有光环。

    一个中年的美国女子,在黑墙前面高高低低的寻觅,直到她的目光定格在一个名字上。她把相机对准这个名字,她把他的名字映刻在相机的胶片里。三四十年的分离了,也不知道这名字后面是她的心上人还是她的父亲。我只听到耳边传来的叹息。

    当她站起身来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看到她把手指头按在那镌刻的名字上面,轻轻的抚过,直到转过身去。隐隐约约,是一声啜泣。


    碑墙下面除了经常会有人来留下鲜花,也会有人用诗来表达他们的思念:

    <strong>In the End</strong>
    The Memory of Richard Clayton Ewald

    They were but younglings
    When they first met
    She would bring him flowers
    All of the time

    They spent all their
    Time with each other
    Til "just friends" evolved
    Into "true love"

    But the more they grew
    The more they would drift
    Til "true love" became
    "Just friends" once again

    ...

    Nine months later
    She discovered his death
    Everything good
    Had got lost she realized

    Years later
    She left messages at the wall
    Written to her very
    First true love

    ...

    In the end
    He'll always be watching over her
    In the end
    He'll always be in her heart.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