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5-24

    有感于瑞士报纸的对华报道问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265486.html

    没想到网络博客,<strong><a href="http://tangzh.tianyablog.com/blogger/view_blog.asp?BlogName=tangzh&idWriter=0&Key=0" target="_blank">一个中国记者眼中的瑞士</a></strong>也在关注西方媒体对华报道存在偏见的问题。把他的文章扒下来,再谈谈我的感想吧。

                           瑞士德语报纸上中国报道存在的问题

                  作者:春日朝阳 提交日期:2005-03-08 19:04  

      瑞士德语报纸上中国报道最突出的问题是积极评价中国的稿件太少,负面报道太多,没有向读者提供足够的信息,使读者不能全面地、客观地认识中国。
      研究发现,对中国负面报道最多的报纸是自采稿件最多的报纸,负面报道往往出自这些报纸驻华记者的笔下。《每日广告》和《新苏黎世报》中国报道中自采稿件分别占75.9%和71.2%, 负面报道比例分别为37.9%和31.8%,均大大高于平均值。这些报纸驻华记者写稿速度惊人,几乎没有漏掉过与中国有关的重要事件,三天两头发半版左右的长稿,但其中相当比例的稿件是负面报道。这一点在《新苏黎世报》上表现最为突出。

    瑞士德语报纸对中国的负面报道有以下三个特点:
    第一、出于某种目的,惟恐中国不乱,只要听到风吹草动,就别有用心地抛出一些既不真实,也不客观,更不全面的报道;
      例如:2001年11月16日《巴塞尔报》第8版头条的标题为:“《维吾尔人几乎不掩饰他们对中国的厌恶》”(Otto Mann:《Die Uiguren verbergen ihre Abneigung gegen China kaum》),标题下的内容提要是:“生活在中国西北省份新疆的维吾尔人更喜欢塔利班而不是中国人。象塔利班和相邻中亚共和国的大部分民族一样,维吾尔人也是穆斯林。中国人让这个少数民族(维吾尔)感到不舒服,因此他们(中国人)在这个省采取了相当多的镇压措施。”接着是一幅横跨三栏的大照片:一位妇女在公用电话窗口前打电话,窗户玻璃上写有维语和汉语的“公用电话”和电话号码。照片说明的第一句是:“大部分维吾尔人是穆斯林,他们不说也不写汉语。”
      2001年12月3日《新苏黎世报》第3版刊登一篇题为:“《有两个中国》”(B.W.:《Es gibt zwei China》)的社论,文章第3段最后一句说:“……有两个中国:一个独裁专制的在中国大陆,一个稳定民主的在岛上(台湾)。”这篇社论连瑞士读者也看不下去了,12月18日该报第60版发表的一封读者来信对此提出异议,题目是:“《台湾不是独立国家》”(Hanspeter Strauch:《Taiwan --kein selbständiger Staat》)。来信指出,两个中国的说法是值得怀疑的。只有联合国才能决定,谁是独立的国家。在瑞士还没有正式加入联合国的情况下,就台湾问题反对国际社会的普遍看法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是很不明智的。

    第二、对中国抱有偏见,先入为主,带着观点找例子;
      例如:《新苏黎世报》2002年1月28日第15版一篇有关中国股市下跌的报道,标题为:“《‘中国赌场’的跨塌 --信任欠佳》”(U.Sd.:《Einbruch im :Angeschlagenes Vertrauen》)。
      《新苏黎世报》2001年12月4日第25版一篇有关中国采取措施,增强企业竞争力,迎接“入世”挑战的文章,标题是:“《中国的第一场WTO退却战 --关于对外国银行新限制的报道》”(U.Sd.:《Erste WTO-Rückzugsfechte Chinas: Berichte über neue Restriktionen für Auslandsbanken》),内容提要如下:“中国似乎并不情愿完全接受WTO的规定:据媒体报道,外国银行将禁止用在外国收入的硬货币向在中国的贷款提供资金。有线网络领域,将在国家领导下创造一个媒体巨人,以便能够与西方竞争对手抗衡。”
      
    第三、由于语言或条件所限,驻华记者往往缺乏必要的现场采访和感性认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闭门造车,道听途说,盲目抄袭别的西方媒体和通讯社说法的情况比较普遍。
      在这一点上表现最突出的是对三峡工程报道的“一边倒”。所有的报道都片面强调三峡工程的“弊”,如:三峡工程将造成库区千年古城被淹、库区居民被强制移民、上游污水将使库区变成大污水池、发电成本高等等,这些观点往往出自无据可查的“观察家指出”或“有人说”;对三峡工程的“利”要么闭口不提,要么一笔带过,还不忘加上“当局称……”。
      
      值得注意的是,在瑞士国内外信息与观点“领导”媒体排名中,《新苏黎世报》和《每日广告》分别排在第一、二位,《联邦》和《一瞥》分获第五和第七名;同时它们还在瑞士最有能力和最有影响的外交政策报道媒体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这些报纸的价值取向不仅影响了读者,而且还左右着其他媒体,甚至连《新苏黎世报》的记者是否参加某个新闻发布会都成了其他记者是否参加的参照标准。  


    评论人:Newswolf 评论日期:2005-5-24 4:45

    我也在关注美国报纸对华报道存在的问题。但目前看来,我对美国报纸是否有意“妖魔化中国”或者损害中国形象这个命题存在困惑。

    西方新闻中,负面报道实在是最主要的内容,无论国内国外。而关于对华报道,其报道下岗、污染、腐败、上访、宗教自由等诸多问题,我感觉绝大部分报道不是他们在无中生有,或者歪曲事实,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新闻,是我们应该面对并且解决的问题。我们之所以反感这样的报道,很可能是“家丑不可外扬”或者不喜欢外人对我们的内务指手画脚的心态在作怪。

    你举的例子当中,关于新疆和台湾的报道的确显示出作者对中国政府的强烈敌意。但是后面关于经济报道以及三峡水库的报道,我认为就是新闻事实了。你可以说他带有偏见,但也可以说没有偏见。中国股市的黑暗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中国企图打造国企航空母舰以对抗跨国企业也是显然的事情。三峡工程报道全面强调其“弊”,也是符合西方媒体报道任何与环境有关的主题的一贯思路,绿色和平组织总能够在媒体上放大他们的声音就是一例。

    感觉西方媒体的对华报道应该注意的是报道的平衡问题。既然是一件有争议的事件,就应该让各方面的声音都包括进来,但我发现许多负面报道都一味援引持反对意见的当事人的话,而被控对象常被忽略。当然,这中情况西方记者可以辩解是因为中国政府经常拒绝接受采访。这诚然多数属实。但持正方意见的也有专家学者或者普通公民可以采访到啊。

    让我们继续关注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