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6-28

    隔行如隔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290566.html

    我今天算是见识了什么叫隔行如隔山了。

    上午去采访一个生物学教授和博士后关于他们对一种祸害树林的甲壳虫的研究。教授先给我讲了一下大致背景情况,说这种beetle寄生于Lake Tahoe旁边的大树上,它们在树皮底下繁衍生殖,阻挡了树干水分和营养的正常输送,如果这种虫大量寄生,将导致树的大片死亡。这种情况尤其发生在干旱季节。

    这些甲壳虫一只两只对树没有什么妨碍,树自身有防御功能把它们阻挡在外。但这中甲壳虫有一种本领招呼同类大规模入侵--它们拉出的粪便带有一种特殊气味,是这种气味吸引了无数beetles聚集到一起,结果对树造成毁灭性危害。

    博士后研究的内容,就是确认这种beetle制造这种化学物质的机理,最终目标是希望掌握这种机理以达到不使用农药而使用生化物质控制它们吸引大规模同类来攻击松树的能力,从而避免对树林造成危害。

    这背景看似简单,但当女博士后Anna给我讲起她的研究内容时,我真的是如坠五里云雾中,呆了。纵使我十几年的英语积累,加上出国前强记硬背的一些生僻GRE词汇,我仍然听得断断续续,耳边只时有时无的掠过一些半生不熟的词汇:mid-gut, pheromone, GPPS, abdomen, invertebrates, excrete, enzyme, protine, fungus, precursor, monoterpene...够了,估计你们再看下去会吐了。

    我竖起耳朵,睁大眼睛,聚精会神的听他们讲,时不时打断他们问问题,然后似懂非懂的嗯嗯啊啊一番。他们也很理解我这个没有生物学背景的常人要理解它们的研究内容的艰巨性,也试图尽量把它说得浅显易懂,但只能说稍稍近了一点。

    现在我能体会我老板、农学院公关部主任Bob当初跟一个研究基因芯片的教授谈话的感受了。他说他当时基本就lost,然后不得不打断教授无数次,问了无数的问题。幸好连老板也会有如此经历,我也不用担心自己任务完成不好了。

    在大致情况了解之后,采访结束,然后Anna又给我些资料,我准备回来仔细研读。至于写稿,所幸只是一篇200字的短讯,所以我也可以尽量简化研究内容,再强调一下研究背景与成果之意义就可。

    科学研究报道,我到底要涉及多深,最后的文章化繁为简要到什么程度,看来还要多写几篇才能体会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