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7-22

    * 还想打望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323212.html

    膝盖上的伤口还在火辣辣的痛,有苦说不出就只好到这里来倒苦水了。

    好久没有摔过跤了,摔得肘上或者膝盖上血腥腥一片更是远久的模糊记忆了,除了在经贸大那烂土场子踢球肯定是有过以外。

    在这边踢球摔得也不少,但厚厚的人工草坪松软的很,从来没有磕破皮,所以也从来没有痛苦过,除了脚被牛一样的黑人或者白人踢上的时候。

    今天的伤,不是驰骋疆场洒热血,完全是阴沟里帆船。如果我硬要抓个罪魁祸首,那就是一个陌生女人了。

    背着背包,我“潇洒”的伏在及其轻快的赛车型单车上,一溜烟从家里骑到不远的农学院上班。快到办公室了,看见我平时习惯穿过的凉亭坐了不少人,于是改变主意,愈从旁边一条道绕过去。

    就在快要转上那条道的时候,看见前面花坛坐一“美女”,其实还没有看清楚,只是远远看去,若有美女状,似乎来自东瀛。正待再次抬头瞧个究竟,眼皮底下忽然发现一道棱,是路边的坎!而我此时正斜刺喇的望坎上切,因为我以为下面已经是入口平路!

    已经没有反应时间了,看慢镜头重放吧: 在距离“美女”大约五米的位置,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我斜斜的,缓缓的,随着自行车一起倒了下去,打了一个滚,往前滑了两米。等我停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底朝天了。睁开双眼,蓝色的天空在我眼前晃动,身边是安祥的风……

    幻觉霎时停止,慢镜头撤换到快镜头。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上拍掉身上的尘土或者检查膝盖上的火辣辣的伤口,推上自行车就要逃离。不知道为什么,在“美女”笑盈盈的惊诧面前,我嘴里居然冒出了“sorry”一词。

    天哪,这不露馅儿了,我为什么sorry阿,我做错了什么?做贼心虚,做贼心虚阿。也不知道“美女”嘴里回应了些啥,也许是表示同情吧,但我顾不上多说了,赶紧推着车跑了。

    到了办公室我才得以从容检查我的“战果”。结果是,右膝盖裤子破了拇指粗一个洞,卷起裤腿一看,擦破一块皮,血肉模糊。

    今天亏大了。其实当初逃得仓皇,至今没有看清楚美女到底长什么样。这是我有史以来打得最失败的一次望了。不过,转念一想,又暗自庆幸,也许这还不是我最坏的一次吧。要是这发生在我开车的时候,那会是什么后果?

    不堪设想。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老公你现在知道厉害了吧。每次我说哪儿有个美女你都怪我说得太迟了你没看成,哪怕是你开车。这下一定要吸取教训,看美女一定要注意安全,否则就得重演今天的尴尬了。其实你大大方方地看也没什么,她们不会计较的,高兴还来不及呢,何必跟作贼一样呢。anyway,同情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