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04

    + 由卡拉OK想到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3269102.html

    就像当初跟星岛同事去唱卡拉OK时候的感觉一样,当那帮香港小朋友点唱起他们香港歌星的粤语歌曲时,我才意识到,噢,这不再是我们内地人在那歪来歪去仿冒所谓的粤语,他们唱的,可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歌曲,说着自己的话,讲着自己的故事。感觉很奇特。

    昨天跟一帮台湾同事去K歌的时候,这种感觉又来了。老辉哥唱起了罗大佑的歌曲,不但属于他的年代,更属于他的地盘--“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对于我们这些内地人,也只能想象一下灯红酒绿的台北。对于这帮台湾人来说,那可是刻骨铭心的感受啊。有意思,有意思。

    我想,艾敬的《我的1997》,恐怕也只有大陆人才能体会到当年我们对香港的那种神秘感与对回归的期盼吧。

    Culture这种东西,外人是很难学得来的。生在哪里,长在哪里,根就在哪里;同一个年代的人,毋需多说,便自有属于同一个年代的典故与默契。相去五年十年,便已经有了代沟。相隔一条海峡,或仅仅是一条江,就已经感觉大不同了。在异国的纽约,虽然来自大陆的、香港的、台湾的,还有马来西亚的、新加坡的、菲律宾的华人又聚到了一起,但多少东西是相通,多少不同又微妙存在,真的很难道得清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