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8-29

    * 光头的演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394689.html

    光头这个东西,因为中国的监狱制度的传统而似乎成了少数不幸人士的专利。一般人轻易不敢尝试这种“发型”,起码,他们不愿意引起人们善意的联想。

    有生以来第一次剃光头大约是在1995年,那一年我上大二。循规蹈矩了20年,终于在一个躁动而张狂的年龄,在几个同样跃跃欲试的兄弟们的怂恿下,毅然向理发师宣布:“剃光,对,剃光”。

    第一次去掉所有的头发的感觉是奇妙的。走出理发店的时候,感觉头顶上就像地球的表面一样,有的地方凉风习习,有的地方火烧火燎,而且这些或凉或暖的局部不断的在头皮上旋转移动,好似微型的季侯风。

    来自四周人群的反应是惊诧的,走在路上,你会发现时有眼球跟随,而且当有人跟你打招呼的时候,他们的目光总是向上方漂移。没办法,太亮了。

    反应最大的是班上的女生。她们想不通为什么连“正儿八经”的Wolf也会突然“惊世骇俗”。还有连平时“老实巴交”的来自山东的David居然也加入了这个阵营,以光头示人。她们认为这里面肯定有蹊跷。于是,有传言说我们哥儿几个是因为都同时暗恋班上一女生,为了免于争斗,大家一致商定放弃对这个女生的追逐;为了表明决心,大家削发为盟。

    这个传言一直坚持到大学毕业,直到我工作以后在广东碰到以前班上的女同学Grace,她还认真的问我,当年你们几个真的是为了班上的LJ同学?我笑到快晕倒。

    那次大胆尝试唯一没有表示惊诧、反而是怀着欣赏的目光看我头顶的人是教我们口语的一个年轻女老师。她本身就是一个平时穿着打扮与众不同的人,不是涂脂抹粉的那种新潮,是一种桀骜的酷。她是我在华工遇到的口语最棒的老师,是那种纯正的美国英语。她看见我的第一句话是,“Wow, it's cool.”

    心下暗喜,终有知音。

    第二次再次亮出灯泡是在2002年,那时候已经在报社工作。没有什么原因,也没有什么“挑战传统”的伟大目标,只是忽然想凉快一下、轻松一下。

    但这次举动感受到了一点压力,来自上头的压力。香港版的老板偶从香港回北京总社,跟香港组成员一起吃饭的时候,看见了我的头。他半调侃的跟我说,以后不要剃光头了,我们怎么能让别人看到我们的记者这个形象,对不?虽然不是正式评价,但我知道,老板是当真的。早就听说,他在当年任经济部主任的时候,就对手下要求严格,据说还有要求所有记者上班必须打领带的规矩。

    不爽,这头怎么影响形象了?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虽然我也听周杰伦的歌,但并非他什么粉丝。上图的明星图是前任房客留下的,借了点窗前的光,只是觉得效果不错。

    前几日头发长长了,懒得去理发店,老婆不愿给我理发了,自己要理个发型难度太大,于是拿起电推子,稀里哗啦对着镜子把头发理了个精光。自认为效果尚可。

    在美国留光头可没有什么顾忌,虽然马上就要开学,马上就要面对老师和同学,但我知道他们不会对我的头有任何的大惊小怪,因为这里是一个尊重个人自由的社会。

    事实证明果然如此。前几天到学校报名,来来往往跑了不少地方,见了好些教授。除了有两个人在跟我打招呼的时候面色从容的提了一下“你把头发理光了?”,别的人压根就像没看见我的新发型一样。连我特别传统特别motherly的导师Donica也没有任何的表示,让我很有点不习惯。光头在他们眼里没有任何特别,就像我以前每次正常理发后他们看见我一样。

    分享到:

    评论

  • 往事如云。事隔多年,又再次看到这张照片,感觉当初自己确实挺老实巴交的,不过现在也是哈。
  • 他谈不上“improve the quality”,也谈不上“bad deeds”。这些都是见仁见智吧。就像他的拥趸会说“改革总是会遇到阻力的”,而持反对意见的则有一个经典的比喻“抽风式改革”。具体的情况以后有空email你吧,就不公开讨论了。
  • Seems our new boss is not gaining much applaud from our employees?



    I didn't know too much about him. But personally, I think this Zhu is much better than the older Zhu in terms of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a newspaper.



    I would like to learn more bad deeds this new boss is having, though.

  • 原来朱某如此看重“细节”,不仅要求办公室要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对员工的发型也有条条框框。此人极度自我的风格原来还有此历史渊源。不由得问:难不成秦川同学正是为了追求一个自由的光头而离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