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01

    * 教皇危在旦夕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410837.html

    教皇危在旦夕
    2005-4-1 星期五(Friday) 晴

    本来想贴一张今天早上在华盛顿邮报上看到的教皇站在窗前有白鸽起舞的图片,可在网上搜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只好退而求其次。其实很喜欢那张有鸽子的照片,黑色背景下一只雪白的鸽子振翅欲飞,看到那图片的第一感觉就是想起了吴宇森的经典镜头:教堂+鸽子。

    还在大学学英语的时候就老在短波新闻里听到Pope John Paul II, Pope John Paul II,不知怎的,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十多年了,他的名字仍然活跃在西方媒体上,尤其最近,一会儿入院,一会儿出院,一会儿不尊医嘱又情况不妙复入院。记得去年圣诞节的时候看着他在实况转播的除夕夜上颤颤巍巍的祝词,就已经觉得他垂垂老已,何必还强持教皇之尊,不如回家睡觉安度晚年。
      
    当我写这篇小记的时候,各大英文媒体已经在其网站上公布教皇保罗二世在死亡边缘挣扎的消息。也许等你们看到我这几行字的时候,教皇已经成为历史。
      
    说老实话,我对这个远在凡蒂冈的宗教领袖了解不多,对他的印象全凭个人感觉。虽然众多媒体对他的多是溢美之辞,而且着力刻画善男信女们对教皇的依依不舍,教皇对于我来说毫无个人魅力,充其量他也只是宗教皇权圣坛上的一尊摆设而已。对于他即将不治的消息我似乎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看到媒体天天对他病情反复虚张声势了。
      
    说这些话多半要得罪千千万万宗教界人士。不过回头想想估计我对教皇的不佳印象可能来自本国政府与凡蒂冈的长期过节。宗教与政治的谁是谁非不一头钻进史书里面一查再查是难以理请的,我且不妄下结论。但当我们的家长老说哪家怎么怎么坏的话,我们可能不由自主也鄙视起那家我们不曾打交道的人来了。

    不过按照中国传统,对于行将不久人世的人或者已经作古的人不应该再恶语相向,墓碑上留下的永远应该是歌功颂德的铭文。我想我还是就此打住,起码,当教皇率领众人祈祷世界和平的时候还是值得尊敬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