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3-30

    * 练车练到想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410841.html

    练车练到想吐
    2005-3-30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终于放春假了,终于有时间开动我那买来以后休闲了三周的Ford Taurus了,那个兴奋劲哪,毕竟我还是个未曾摸过方向盘的农民啊。只记得以前做梦曾经开过不止一次的车,也不记得车是啥样了,反正感觉很容易,就象小时候在公园开碰碰车的样子。正好碰到长达九天的春假,我有空,我的同是学生的中国朋友们也多半有空,正是抓住他们狂练车的大好时机。信誓旦旦,要在这段时间把开车的技术拿下,争取早日考到驾照,老婆也不用走路上班了,咱也不用临时再买一辆自行车去顶替她那新近坏掉的made-in-China破自行车了。
      
      其实这车买来以后也不是完全没有动过。买来不久的一个早上,我就趁徐凯开车过来接我去WalMart买菜的机会,让他叫我怎么让这个铁家伙动起来。你们可能要笑话了,我连怎么启动,哪是换档都不知道。其实我这车是自动档,经徐凯一指点,我发现太简单了。脚踩住刹车,钥匙一拧,发动机便呜呜的叫起来了。我不想用“轰鸣”起来了,因为我这车虽然是九岁高龄,还是个事故车rebuilt的只卖我1000刀的旧车,但发动机声音还挺温柔的,坐车里关上车窗顶多听到浅吟低唱,这也是我从那个日本女生手里把这车欣然拿下的重要原因。当然,买车专家老马试车以后给我的肯定的答复是最最重要的。老马开车带我和卖主一起在马路上遛了一圈,在车上用英语给那日本女生大谈Ford的这款车一般用了10年左右其transmission是最容易出故障的,有几个中国学生就买了这款车,结果transmission坏了后更换花了1000美元。日本女生果然中招,加上这车的确是两年前出过大事故翻修的车,而且她过十来天就得回国了,所以主动把报价2500降到1000。老马还欲探底,说“800?”日本人说No。老马又说“900?”日本人说最低就1000,坚决不让了。然后老马问我,我假装勉强成交,一千就一千吧。等下车的时候老马用中文给我说,呵呵,你算是撞大运了,这车跟捡的一样。之所以觉得值,除了发动机,还有外观,本以为快报废的车翻修以后怎么也够破,没想到看到车以后我大为惊讶,流线型的车身、纯白的颜色、宽敞而大气的车身,怎么看也不象是个破车啊。所以,当我不顾老婆起初为了省钱决定暂不买车的禁令,把这车拿下并号称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的时候,老婆的反应是惊喜而非愠怒,正是她喜欢的白色,而且价格远不是预算中的三千以上了。直到最近,老婆还频频欣喜的跟我说,咱的车比邻居花近两千去拍卖行买的车还要好多了,咱的车外观内饰都又漂亮又干净,坐起来又稳,他的车却“黑乎乎”的,而且坐起来轻飘飘的,只听座底tingtingkuangkuang的响。甚至丁飞在开我车的时候也赞口不绝,说开起来很稳,几乎比他3000买的Camery车还好。我自是喜不自禁。
      
      好了,别再吹嘘自家的车怎么好了,其实不过就一老旧车么,国内的哥们都买新车,谁稀罕我的啊。还是回到正题,讲讲练车的故事。自从跟徐凯学了怎么开动这车,我只在所住的University Village的院子里兜过几圈,体会了一下进进退退,左左右右。不过老觉得不过瘾,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回到家看到老婆不在,估计去图书馆上网了,便决计要开车过去接她。我一边为自己这个伟大的想法所激动,一边也感到紧张,我行吗?这过去虽然不远,但出去就要经过一个车来车往的小公路,然后才能拐进校园。而且,我的车那时候还没有上牌照,被警察抓住了岂不要麻烦?后来实在忍不住,想管它的,这晚了,谁管。于是慢慢悠悠的就开了出去,在路口看到老远有车来,也不敢贸然上道,一直等它过了,没有别的车了,才摇摇晃晃上了路。那个心里抓的紧啊,跟手抓方向盘一样紧。还好路不长,几十米外就拐进校园了。一路基本没车,除了拐弯上一小坡的时候一紧张猛踩了油门方向盘一歪吓我一跳外,一路上还算有惊无险。结果老婆不在图书馆,我又把车开了回来。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开车上路了,够刺激。不过朋友听说我车也无牌照人也无驾照就敢开出去,大惊失色,称要是警察撞见,不重罚几千也得扣了你车,我到时候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吸取教训,赶紧抽时间把车牌上了,临时驾照考了。这边都是自己拿本交规背了,然后去DMV上机考交规,50道题对40道就算过,得到一个instruction permit。拿到这临时驾照一样的卡就可以在有一年以上驾龄的人的辅导下上路学车了。这里的人一般不花钱上驾校,都是找朋友当教练,学会了就去DMV考路考,最后得到正式驾照以后就可以单独上路了。
      
      前天请丁飞教我开车,算是给我上了正规的第一课。他先带我到学校北边的大停车场,然后从最基本的感觉车位开始练。他让我把车开到一个由地上白线划出的停车位,然后让我下车检查车的位置,左右到了哪里,前面顶到了哪里。然后我沿着停车位宽度的白线往前行驶,体会在车道上行车的位置感。然后是到环停车场的路上绕圈,练习打转向灯,在上道前Stop,还有怎样缓停而非猛停。这基本功的课太管用了,在那练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指点我开出去到街上兜了一圈,感觉明显比上次我私自开车出门容易多了,车身左右宽度的感觉还有转弯的幅度都有谱多了,而且也不觉得紧张了。最后在丁飞指点下我特意开车去了老婆白天上班的亚洲店,一个卖亚洲食品的超市。换道,红灯前停车,减速转弯,上桥,下桥,泊车,没想到一会儿就到了。太好了,首先把这条路练熟了,以后接老婆上下班就没问题了。然后在练去WalMart的路,以后去WalMart旁边的Winco买菜的问题也解决了。买车所最急需的两大难题解决,再多跑跑,别的地方也就不成问题了。这就是我练车的如意算盘。
      
      昨天没有找人教车,自己开车出去练。试着去老王家里找他,看他能否教我练车,顺便去看看上班的老婆。结果老王不在,就去亚洲店了。老婆看见我,知道我肯定是自己又擅自开车出来逛了,在顾客前面的笑脸变成了杏目圆睁:“叫你不要自己开车出来,这么危险,你不要命了!?”老婆说我老在blog里面说她骂我,丑化了她的形象。这里申明一下,虽说老婆时有“骂”我,但有时候被骂起来感觉还挺舒服的,感觉老婆的形象愈发可爱,对不?
      
      后来自己乖乖的把车开到学校停车场去练,左转转右转转,然后觉得不过瘾,想想练练考试项目吧,听说平行泊车挺难的。找了两辆头尾一线的车,中间的距离还挺宽裕,够一个半多车的位置了。然后回忆交规书上的指令,先把车停在前一辆车的旁边两三英尺,然后退车把屁股拐进去。看来平行泊车还真是难。我试了一遍又一遍,每次总是甩进去太远,估计右边如果是靠curb的话,早就上坎了。于是一遍一遍倒车,又开出来回到前面的位置,再倒。为了看到我的车离后面车的头的距离,我摇下车窗边退边伸出头看。此时太阳落山,外面寒风凛冽,头伸到外面,生疼生疼。有时候我还下车来看车屁股到底离后面的车剩下多少距离。也许车在一个小范围走走停停汽油燃烧不充分,我感觉到不轻的汽油味。结果是,折腾了半天后,我感觉头越来越难受,胸口也不舒服有想吐的感觉,象是晕车的感觉。我知道自己撑不住了,mmd,没想到练车还这么辛苦。还好,最后一次我终于摸到一个窍门,就是在车斜着退进去的时候看左后车轮的位置来决定什么时候该往左后退了而不是继续往右后进,因为那样经常是往右走多了。最后一次我圆满的退到了合适的位置,感觉收工回家。
      
      明天的教练我已经约好了。今天还得试试运气。有人带可比自己练有效得多。抓紧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