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12

    + 语言的魅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914242.html

    早就想推出这篇帖子,因为它早一天出来,就多一些时间收集到更多的妙句,这是需要集思广益的一项工程。

    经常冷不丁想起一个家乡南川话的短语,仔细想想其描述的形象,自己忍俊不禁先笑半天。许多带形容词味道的四字短语,算不上成语,但往往是前面两个字点出主体意思,后面两字则维妙维肖地描绘一个状态、一个场景,实在是非常形象。

    我从这里开始罗列吧,想到一个我就添上一个。有许多字我不知道怎么写,就按其发音写别字吧。懂南川话或者四川话的不妨也給我出出主意,看还有哪些精彩话语:

    鼻涕珑呆 -- 想想你小的时候可能鼻子底下掉着两串清鼻涕的样子吧。

    造孽巴兮 -- 我们的“造孽”可不是干坏事的意思啊,是可怜的意思,所以也有可怜巴兮一说。

    哈头冰帮 -- “哈”即傻的四川发音。这“冰帮”,給我的印象有点像笨脑壳乒里乓啷撞得个愣头青的感觉。

    光胯叮当 -- 胯念四声的Ka。这叮当,hhh,自己去想吧,如果你看到过小男孩光着屁股满地跑的时候的样子。

    黑漆吗孔 -- 我也搞不清楚为什么用“吗孔”来形容漆黑的状态。

    恍二弗兮 -- 我们说某人成天都恍二弗兮的,似乎神志恍惚,做事忘这忘那,老犯错。

    瞌睡绵兮 -- Sleepy。老妈见我经常打哈欠,说我啷个一天都瞌睡绵兮的哟。“绵兮”倒是好想像。

    神戳戳 -- 这是个三字短语,但后面点睛的仍然是两个字。类似还有“哈绰绰”。戳念二声。戳在土话中有往前下方栽的意思,比如打瞌睡的时候你脑壳可能往前“戳”。说某人神经兮兮的时候,是不是那人经常走路就是一戳一戳的?傻戳戳的人也是。

    花尔糊兮 -- 小孩子满地滚,结果脸上全是泥。大人问,你到哪里去整得个花尔糊兮的哟?

    抠兮拉弥 -- 这个词其实意思就在一个字上,抠,吝啬。如果“兮”只是语音上的过度,那么拉弥是什么意思呢?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骂别人抠的时候用这四个字说起来比一个字过瘾多了。

    粪流嘀嗒 -- 这个词看起来很吓人,怎么连大粪我们也说?其实这里粪是个形容词,说人粪,是说他邋遢不爱清洁,那样的人我们叫粪罐。这嘀嗒加在后面,不但有形象,还有声音,这词够刻薄吧。

    蛮头革罪 -- 其实这词就也就是说人长得比较蛮,比较粗壮一点。革罪纯粹是音译,我怀疑罪是说人嘴?大脑袋,大嘴?

    毛皮擦痒 -- restless。有点像说某人屁股上长疮的意思,坐不住,跃跃欲试,老想东摸一把西惹点事。估计“毛皮”应写作摸皮。

    暂时先想到这些,大家跟我一起继续加。

    续:

    秀皮寡脸 -- Xiu念二声,秀扯扯的,脸皮厚,老跟人嬉皮笑脸的。

    糊而麻汤 -- 煮饭、做菜不按规范,不太讲卫生。

    嗓脸懂嘴----心情很不好,拉着脸,嘟着嘴的样子!

    分享到:

    评论

  • afsagsdhdf
  • 加一句:

    嗓脸懂嘴----心情很不好,拉着脸,嘟着嘴的样子!
  • 加二句:

    糊而麻汤--煮饭、做菜不按规范,不太讲卫生。

    屝皮垃萨--对朋友小气、不讲义气。
    GT News回复wtj说:
    这屝皮垃萨我怎么没有听过?
    2006-02-13 17:28:48
  • 应该是黑漆马空,这个空字形容黑得什么也看不到,象空的一样!
    GT News回复雪雕说:
    有道理啊,我还真没有想到呢。
    2006-02-13 07:16:18
  • 晃尔糊(fu)西--就是说头脑不清醒,老是犯些低级错误。
    GT News回复唯一说:
    这句还是你解释的简洁明了。
    2006-02-12 15:5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