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19

    + 金钱?道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1947642.html

     
    Manuel Balce Ceneta/Associated Press
    From left to right, Mark Chandler, Cisco's general counsel, Elliot Schrage, a vice president for corporate communications at Google, Jack Krumholtz, managing director of federal government affairs and associate general counsel for Microsoft, and Michael Callahan, Yahoo's general counsel before a joint hearing on the Internet in China.

    星期三长达四个多小时的美国国会众议院的一个听证会,我在电视上硬是从头到尾把它給看完了。是关于中国的一场听证会,所以我格外关注。但在一些美国人眼里,这恐怕是一场商业利益与“道德”和“良心”之间的一场正面对峙吧。很有趣的一场论战。

    一边是代表“Corporate America”商业利益集团的Yahoo、微软、Google和思科四大IT界精英企业,一边是高举自..由和民..主大旗的部分国会众议员组成的一个人..权委员会。因为权力高下的不同,四名来自IT企业的代表、主要是各公司的法律顾问或政府公关负责人,便不免在咄咄逼人的国会议员面前成了待宰的羔羊,劈头盖脸的是道义的斥责、良心的拷问,似乎这些IT企业们全都成了GC..D的帮凶、走狗,它们唯利是图、为虎作伥……

    且看四大跨国企业的“罪行”:

    Yahoo,被指曾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泄露了一个在其网站注册有email账号的用户的私人信息,导致作为“持.不.同.政.见者的”该用户被捕入狱;

    微软,据称也应中国.政府的要求,关闭了几个张贴有政.治.敏.感.信息的msn博客,明目张胆的为封.杀信息自.由效力;

    Google,则是为了能打开中国市场,在开通google.cn的时候向中国.政府妥协,同意在搜索结果中屏.蔽敏.感.信息。

    思科呢,作为硬件提供商,则为中国臭名卓著的过滤网上信息用的“金.长城”工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Tom L.antos,来自民主党的国会议员,语气非常强烈,他毫不留情面地一个一个地追问企业代表:“Can you say, in plain English, that you are ashamed of what you and the other companies have done? (你能否用简单的英文说明,你是否为你和其它企业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

    各位企业代表被弄得非常难堪,这个问题回答yes或no都不可能,如果说是,那么就意味着你承认你所受到的指控是事实,你的确在帮助中国政府“干坏事”;如果答不是,那么你太过嚣张,没有丝毫的正义廉耻。

    于是,面对这样的问题,现场的几位代表或顾左右而言它,或如Yahoo只强调在不同的国家当然要遵循当地的法律办事,或如思科大谈公司哲学。还是Google的代表Elliot Schrage比较自信:我Google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既然提供email或者blog会有成为帮凶的麻烦,我干脆就不提供这两样服务。至于搜索引擎,我虽然在搜索结果中不显示敏.感.信息,但我会明文在搜索页面底部告知用户,“因为当地法律的规定,部分敏.感信.息可能无法显示”。

    即使如此,Google代表在几位议员的轮番轰炸面前,还是被搞得非常难受,有一阵可以明显看到Schrage在话筒面前有点怒火中烧又不得不强忍怒火,毕竟不敢得罪议员们,但我敢肯定他此时一定在心里面骂娘了。

    众企业代表一致的一个申辩理由是,要跟中国政府作对,我们作为几个商业企业显然力不从心,这方面还需要美国政府站出来“帮忙”。而即使我们为了进入中国市场做出了一定的妥协,但进入总比不进入的好,部分的提供信息总比一点信息都没有的好,无论如何我们也为了促进中国的信息流通自.由起到了作用。

    但是几位激进的议员并不买账,接二连三給企业代表出难题。有人甚至把它们的行为跟当年IBM和纳.粹德国的合作相比,问他们对IBM的行为有何评价。当然,没有人会对仍然活跃在IT界的竞争对手IBM妄加菲薄,这个问题仍然不了了之。但现场的火药味可见一斑。

    不过,议员当中也有同情中国者,也有指出中国言.论.自.由正在进步的事实。搞笑的是,众议院民.主共和党成员在“审判”IT企业之际,也不忘党派纷争,有民.主党人指责布什以反恐之名侵犯个人email隐私,有共和党人立即反驳怎么能拿总统的反恐措施跟中国的阻碍民.主相提并论呢?一时又飞起唇枪舌剑。

    还有一幕最搞笑的。一名议员在列举中国.政府控.制言.论自.由迫.害不同政.见人士的时候,他示意让观众席中一个人站起来,说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你料此人是谁,原来是一个矮胖乎乎的中国人,据说是个练F..L.功的,在美国加州自己家里往网上散发宣传信息,结果前几日在家中被“讲中国话和韩国话”的几个陌生人闯入痛扁了一顿,揍成了熊猫,鼻青脸肿,额头上还几个血疤。说完,镜头出现此人刚被打以后的照片,眼睛斜翻,活脱脱一个熊猫像、挨打样。打得好!

    我当然支持言.论.自.由。但我承认,我对F..L.功人士绝对是存在偏见的。没办法,就是横竖瞧他们不顺眼。也难怪,谁让姓李那位大.师宣传那个大...法赤裸裸地打着伪科学的旗号到处忽悠人呢,而且你Y带的弟子一会儿一个垃圾邮件,一会儿又要自..焚啊?你连博得我同情的本事都没有,还是边儿去吧。

    回到听证会来说吧。对于论辩双方谁是谁非,我这里就懒得下结论了。但让我欣赏的是,美国的制度的确有其优越之处,他们敢于把任何充满冲突或者争议的事情摆到台面上来,面对面地进行公开讨论。国会参众两院每天的大小会议,全都在c-span的两个电视频道和c-span.org的网站上进行直播。是非真假,总是越辩越明;掩藏或者封.堵都只能是火上浇油,把事情越搞越糟。

    我们的明天?等吧。

    分享到:

    评论

  • 好的制度,就是有垃圾也能很快清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