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12

    + 转帖:可爱的球迷老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22726158.html

    Wolf's note: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写一位63岁的球迷老妈。在作者阿丁的笔下,看球的老妈和不看球的老爸都那么可爱而搞笑,当然儿子也不例外。少见的一篇精彩而感人的文章,瞧瞧:

     看着看着就老了

    我老妈是个球迷,芳龄六十有三。1994年的世界杯,老妈最喜欢巴乔最讨厌塔法雷尔。她说巴乔招人疼,我问她巴乔哪招人疼,老妈不知道啥叫地中海蓝,只说小辫子,“你看那绺小辫子,委委屈屈地耷拉着……”

    我说妈我也留个小辫子吧,老妈说你敢,你要留了我“喀嚓”一剪子。

    1998年夏,巴乔的点球飞进智利球门,捎带着把老妈的眼泪也打将出来——“你说这孩子,怎么四年前就没踢进去呢?”便哭出了声。我爸起夜,趿拉着鞋眯缝着眼,扔过来一句:“有病”。

    我爸是医生,长着一双窥镜眼,认为大半夜不睡觉看球是病态的表现。老妈收住泪,冷冷地问:那你说什么药能治我这病?我爸清空了膀胱,说:耗子药。后来他补充说,大半夜对着个电视大呼小叫的,跟闹耗子差不多。

    有那么几年,我搬到医院宿舍里住,常跟几个哥们喝酒看球。某日宿舍突然停电,兄弟几个猴急,跑到附近一朋友家,朋友正抓耳挠腮查保险丝,结果是他家也停电了。我就给老妈拨了电话,老妈说,第11分钟,中国队罚角球,范志毅在后门柱头球顶进的,1比0领先——众兄弟欢呼,礼毕,狠是夸了我老妈一通,作为栽培者,我不得不骄傲一下。

    老妈不怎么喜欢欧洲杯,她说欧洲杯进个球太难,世界杯就不一样,强得碰上弱的,砍瓜切菜也似,瞧着过瘾。不过韩日世界杯那年她不这么说了,因为砍的是中国的瓜,切的是中国的菜。我劝她,往后别看中国队比赛了,也省了备硝酸甘油。老妈就冲我翻白眼,说,中国队的球,再臭也得看,看就是一种支持。非常愤青。

    我无话,死了带她上层次的心。

    巴乔归隐,老妈转粉贝克汉姆。2006年的德国,小贝呕吐,哇哇的。老妈心疼得不行,说“你看把人家孩子累的,估计是胃痉挛了,得赶紧下场休息,喝点热汤什么的……”老爸在旁边搭茬,说,嗯,最好是清炖一锅猪蹄,佐以红糖蜜枣小米粥,再买几条鲫鱼熬汤喝。这个食疗方子完全是伺候月子的,说不定还有下奶的功效,很王小山,很山杠爷。老妈不理,恨恨地剜了一眼。

    昨晚打电话回家,我爸说,你妈还熬夜看球呢,不过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半夜我给她盖被子她都没醒。

    我妈老了。

    谁能不老呢?欧洲杯、世界杯,一届一届的,不知不觉的,踢球的人越来越嫩,看球的人越来越老。捷克的斯维尔克斯,葡萄牙的佩佩是1983年生人,打进两球的波多尔斯基,生于1985年。

    1985。那时,我会打酱油已经很多年,如果再回到那时,如果老妈需要,我能帮她打一吨酱油回来。

    转自:腐食动物的博客(http://www.bullog.cn/blogs/alading512/archives/145878.aspx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