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4

    +美国新闻史的红色篇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2402587.html

    以前只知道Edgar Snow(埃德加。斯诺)是勇闯红色禁区、让世界了解中国革命的第一人,也听说过写中国农民的美国作家赛珍珠,却不知道解放前颇有一批美国新闻志士奔赴中国内战前线,采访老蒋,更要采访在西方人眼中充满神秘色彩的毛泽东领导下的一批共产党人。

    新闻史课接近尾声的时候,在教科书The Press and America, an Interpretive History of The Mass Media上面读到了一页,“The 'China Watchers' Emerge”,专门讲美国记者关于红色中国的那段历史。

    于是我读到了Snow的《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斯诺夫人Helen Foster Snow的Inside Red China,Agnes Smedley的朱德传,Anna Louise Strong报道的毛泽东著名的宣言“一切反对派都是纸老虎”(All reactoinaries are paper tigers)。还有纽约时报的记者Hallett Abend和Tillman Durdin,时代杂志的Annalee Jacoby和Theodore White,Life杂志的摄记Carl Mydans,UP的Albert Ravenholt。许多记者都到过延安。

    很奇怪的是,在红色革命与帝国主义反动派不共戴天的对立背景下,许多美国记者在亲身访问延安和若干共产党领导人之后,对这帮蒋介石政府眼中的“共匪”基本上都持同情和支持的态度。一方面,我们可以由此看出美国记者客观公正的职业精神,不随西方反共情绪的一边倒;另一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老一批“无产阶级革命家”真诚的革命理想和超凡的人格魅力给西方记者带来的震撼与感召力。并非只是斯诺一个人才忠心耿耿追随中国革命,许多美国记者通过对中国的深入了解而对这个国家产生了感情,像曾为ABC(美国广播公司)报道过上海解放(当然美国人报的是1949 Fall of Shanghai)的Julian Schuman,竟然在80年代曾任我们China Daily的体育版编辑!这是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的事,革命老前辈啊。

    “亲共”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帮驻华记者在美国国内遭到保守势力的攻击与唾骂,更有记者因为公布被在朝鲜战争中被中国军队俘虏的美国士兵的名字而被送上法庭。不过今天看来,这些都无所谓了,相反,这些非议与迫害反而把他们造就为时代英雄。看美国教科书中对他们的评价,虽未明称英雄,却是褒谁贬谁立场分明:

    “But in 1949 these Chinese supporters suffered the wrath of those who felt the United State's postwar role was to be the world's policema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