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01

    + 转:偷渡客故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26593116.html

    本报今日专题是曹健的移民专题,在他博客上找到3800字的原文,讲一个偷渡客的曲折故事。在美国,人们见到太多的闽籍偷渡客,见怪不怪,但动辄七、八万高利贷的偷渡费,餐馆拼命打工,住许多人挤一块儿每月百多块租金的床位,也要四五年才能还清债务,继续打工,十几年宽裕后才开始经营自己的餐馆,这样的故事,至今仍在美国重复。虽然于美国华人已经是老故事,国内的人可能还知之不多。好文共享,转帖过来,看看部分华人的实现美国梦以前的艰辛历程吧。

    不过,曹健博文最后一句“順便,為偷渡客喝采。他們是當代最可愛的人”,我却不敢苟同。

    鄭筠跨越五大洲的偷渡旅途                              
                       
    27 歲的中國福州男青年鄭筠2007年11月離開家鄉,歷經近兩個月的顛簸足跡遍及亞、歐、非、中南美和北美五大洲,終於在2008年初抵美國。但是每當回憶起偷渡的艱辛過程,他都說那些經歷不堪回首,如果再有一次選擇的機會,他不會來美國。只是,如今他已經沒有回頭路,不只是巨額的偷渡費等待著他償還,他還背負著家人對他在異鄉出人頭地的沉重夢想,他只能咬緊牙關向前走。                  

    鄭筠在中國福州連江家鄉是一個小雜貨店的老闆,但是沒兩年他就覺得膩了,不僅是因為賺不到多少錢,也是因為娶不到媳婦,當地那些漂亮的姑娘,一個個都嫁到國外去了。看著身邊的親朋好友們,但凡年輕力壯的,都想方設法往國外跑;偷渡去美國,似乎是最好的歸宿,於是他的心也發痒了。

    儘管福建政府邊防執法機構打擊偷渡行為的力度在不斷增強,常有破獲偷渡集團、緝捕蛇頭的消息公布,但鄭筠透過鄉親介紹,很快就聯繫到了一名蛇頭,雙方談好了偷渡費用是7萬3000美元,入境美國後才付款,以人民幣支付,以付錢當日的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為準,交易日期為鄭筠成功抵達紐約曼哈坦華埠,由親戚接走時起算。

    2007 年11月12日,鄭筠啟程離開了福州,乘坐火車抵達深圳後,在當地住了兩天,14日持蛇頭事先辦好的通行證從羅湖口岸進入香港,當日便從香港機場登上了飛往法國巴黎的班機。他的護照上的簽證,也是蛇頭動用關係辦來的。

    15 日抵達巴黎後,鄭筠在機場和蛇頭在當地的聯絡人接上了頭,次日中午,便又乘坐飛機前往非洲的赤道幾內亞,抵達首都馬拉博後,他又在蛇頭的安排下申請了加勒比海國家古巴的簽證,19日,他又回法國。

    幾天後,鄭筠從法國飛往南美洲的哥倫比亞,接著又在蛇頭安排下飛到非洲小國山貝第蘇納,次日,他又上了飛向中美美洲瓜地馬拉的客機。出機場入境時,他用的是中華民國(台灣)護照,因為瓜地馬拉是台灣的邦交國。                    

    到了瓜地馬拉,鄭筠前往美國的偷渡之旅才算正式揭開帷幕。過了海關,他就在機場被蛇頭接走,抵達一戶當地人家中,居住了兩天。第三天凌晨4時,他和另外一名華人,被安置在一輛大巴士的廁所中, 一直沒敢出來,直到抵達一條河邊。    
                                                                                 
    在這條河上,鄭筠開始了偷渡之旅的第一次冒險。他和另外一名偷渡客,分別坐在由汽車輪胎做成的簡易飄流筏上,每人一個輪胎,兩個綁在一起,兩人帷以組。就這樣順流直下,飄流了幾個小時。途中每次踫到河水中有旋渦,他們都擔心會丟掉性命。                
                                                              
    到了岸邊,鄭筠和幾個人,又在向導的帶領下開始翻山越嶺,爬了四個小時,目的地是當地的一個村民家中。第二天下午2時,鄭筠和另 外一名華裔偷渡客上了一輛大巴士,被安排躲藏在車前的引擎蓋中。
                                                              
    由於當地位處熱帶,下午氣溫很高,巴士引擎蓋裡面有熱又悶,讓人根本無法忍受。鄭筠和同伴擔心會悶死在車裡,就用力敲打車體,要求下車。於是,當天他們沒有走成。                          
                                                              
    次日晚上7時,鄭筠和同伴又上了一部巴士,同樣是坐在引擎蓋裡面 ,這次比前一天下午的氣溫要低很多,覺得涼爽些。五個小時後,他們又下車,換乘另一輛長途巴士,進入了墨西哥。              
                                                              
    從瓜地馬拉入境墨西哥時,他們被邊境檢查官員查了出來,但是蛇頭事先已經買通好了,所以只是點算了一下人頭,就放行了。      
                                                              
    剛到墨西哥南部,還沒好好歇口氣,鄭筠便象機器一樣被安排踏上下一個旅程。次日晚上,他和另外七人,其中有五個墨西哥人、兩個華人,坐在一輛集裝箱卡車內的一個大型密碼箱中,經過15個小時的長時間巔簸,他們來到了墨西哥城。     
                                                                                    
    在墨西哥城,鄭筠終於見到了一個講福州話的蛇頭,他們被安置在當地的一間旅館內,但是到了下午3時,就又被一名墨西哥人接走了。 坐了兩個小時的車後,他們來到一間當地居民的房子中,住了兩天。
                                                              
    這時已經進入12月了,這天早上4時,鄭筠又被叫起床,乘坐一輛大貨車,躲藏在後面,17個小時後,接近了墨西哥和美國邊境附近。接著他有上了一輛廂型車,到了一名本地人家中。                
                                                             
    在這個墨西哥人家中,鄭筠和11名同樣來自福州週邊縣市的鄉親匯合了,其中有四名婦女。                                      
                                                              
    幾天後,鄭筠一行出門坐車,五個小時後,他們來到一處平原,翻越了一道欄桿,緊接著在三名向導的帶領下,徒步跋涉草地兩個小時,到達一條高速公路的邊上,一行人都聽令趴在地上,直到兩輛越野車行駛過來,他們才又被安排分別上。   
                                                                                   
    在這條高速公路上,鄭筠和其他華裔偷渡客本以為已經進入了美國,結果卻被告知仍在墨西哥境內。                              
                                                              
    第二天清晨4時,鄭筠和同伴再次啟程,到一條河邊,墨西哥人用簡易的橡皮艇,把他們送到河對面。接著,再步行一個小時,當他們在漆黑中停步時,才被告知,他們已經進入美國德克薩斯州了。蛇頭選擇這個人們最疲勞的睡眠時間偷渡入境,就是為了逃避美國邊境巡邏人員。                                           
                                
    歷盡千辛萬苦進入美國,鄭筠的心情卻興奮不起來。入境當晚9時,是美國人接他們到了一間旅館,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11時,鄭筠等七名華裔偷渡客,又上了一輛講西班牙語的白人開的貨車,躲在後面的衣服裡面。六個小時後,他們抵達了休斯頓。                
                                                              
    在休斯頓,一名講英文的亞洲人開一輛私家車,載著鄭筠等幾名偷渡客開向北方,24個小時後,車子停了下來,乘客被要求下車。鄭筠下車一看,時間已是晚間11 時,四周都是中文的商店招牌,他下車的地點,是一間中國超市。這個地點,就是紐約曼哈坦華埠派街夾東百老匯街的香港超級市場。                             
                                                                       
    剛下車,鄭筠就看到了早自己幾年來美的表哥出現在面前。原來,蛇頭稍早已經聯絡到幾名偷渡客在紐約的親戚來接人。人到了紐約,鄭筠就在蛇頭的安排下,和中國家鄉的親人通了電話,家人立即著手支付偷渡費,而且是一次性付清。       
                                                                                   
    在表哥家休息了幾天,養精蓄銳,鄭筠就在巨大的還債壓力下,開始出門找工作了。他在華埠東百老匯一帶的職業介紹所,連續找了十幾天工作,都因是新手以及沒有身分,沒有雇主願意聘他。        
                                                              
    今年初初元旦過後,鄭筠總算找到一間願意聘請他打雜的賓州的外賣中餐館。但是他做了一個星期,就因為實在受不了餐館的勞動強度,提出了辭工。老闆以他在工作時失守弄壞了一件工具為由,沒有支付他應得的四百來元薪水,還威脅要告發他是非法移民,他除了離開,也莫可耐何。                                   
                                                                    
    從那間賓州中餐館回到紐約後,鄭筠至今還沒有找到下一份工作,他終於有時間回顧一下自己兩個月來的偷渡歷程,審思一下偷渡來美國到底值不值得。當他想起偷渡過程中的驚險片斷,會身不由己地顫栗。                                  
                          
    鄭筠說,在瓜地馬拉的時候,他和另外一名偷渡同鄉的精神一度幾乎要崩潰了,他們從住所走到街上,漫無目的地來到一間不知名的外國大使館門前。他們開始在門口鬧事,甚至試圖往裡面闖。        
                                                              
    鄭筠說,在外國駐瓜地馬拉大使館鬧事,就是為了要吸引警察和大使館保安的注意,他希望警察能把他和同伴抓起來,遣送回國。離家之後的煎熬,他實在受到不了了,甚想放棄偷渡,一定要回國,免得死在國外,成為飄蕩海外的遊子孤魂。       
                                                             
    然而,不論鄭筠和同伴如何鬧騰,警察的使館的門衛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沒有人上前制止他們,更沒有人拘捕他們。鬧了一陣子,兩人覺得沒趣,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住處,聽候蛇頭的安排。        
                                                              
    在危瓜地馬拉的偷渡過程中,鄭筠和其他幾名華裔偷渡客,不僅所有財物都被蛇頭和向導搶光,還遭持槍威脅,甚至要幾乎赤身裸體地在高山和草地上跋涉,一路擔驚受怕,苦不堪言。                
                                                              
    一名瓜地馬拉的向導,在帶領他們跋山涉水前,掏出手槍威脅華裔偷渡客,勒令他們把所有的美金和手表等值錢物品以及全部行李交出來。為了恐嚇他們,向導還把手槍的子彈拆卸下來給他們看,表示是玩真的,抗拒就開槍殺人。             
                                                                                   
    在那種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狀況下,鄭筠等偷渡客哪里還敢反抗,只好乖乖地交出財物,連鞋子也被搶走,脫到只剩下一條內褲,身無分文,跟隨向導翻山越嶺,旅途毫無尊嚴。                
                                                              
    鄭筠說,蛇頭對女偷渡倒還和善一些,沒有用槍威逼,也未進行性侵犯,但也用刀指嚇,強迫她們交出身上所有的美金和值錢物品。  
                                                              
    在墨西哥期間,鄭筠等偷渡客被關在小房間裡,每天都吃不飽,整天的食物就只有一碗速食麵和一瓶礦泉水。偷渡客不能出門,在狹小空間中精神都要近乎崩潰。 
                                                                                                
    說著說著,鄭筠就紅了眼眶,他說,這簡直是在拿命開玩笑,要是早知道偷渡的路程這麼苦,他絕對不會欠下巨債、鋌而走險的。    
                                                              
    成功進入了美國,卻面臨難找工作的境況,但移民路上的荊棘還不止如此。鄭筠在向紐約的移民律師咨詢以政治庇護名義申請永久居留時,才了解到順利入美不一定比那些在邊境闖關時被捕的偷渡客好到哪里去。                             
                                                                                
    美國的政治庇護政策,要求申請人必須在入境後一年內提交申請,而鄭筠是在月黑風高時潛入美國,根本沒有入境記錄,所以也就無法證明自己何時進入美國。而那些闖關時被抓者,只要不被遣返,就可以由律師提出保釋,在走出移民局居留所前取得全套的入境文件,很快就可以提出庇護申請。                           
                                                                         
    而且,鄭筠的未婚身分也是不利因素。許多華裔偷渡客是以一胎化受到中國政府迫害為由申請政治庇護,而鄭筠顯然不符合這一類別。他只能在律師的幫助下,以宗教或其它受迫害的理由來尋求移民法官同情,否則政治庇護對他而言難度甚高。 
                                                                                 
    七萬多元的偷渡費,也讓鄭筠感受到極大的壓力。他說,這筆錢都是家人向別人借高利貸而來的,每個月的利息就很可觀。他估算過,他要連續打工五年左右才能連本帶利還清。他也不能不還,因為聯繫蛇頭和借貸,都是親友介紹的,如果不還錢,人情上也過不了關。
                                                              
    如今,人民幣兌美元在一天天地上漲,6月已經突破7﹕1,美元越來 越不值錢。鄭筠說,他越來越看不清自己的未來。              

    原文链接:http://jerryellaeric.spaces.live.com/blog/cns!AB8AC537019E8664!2339.entry

    分享到:

    评论

  • 為偷渡客喝采倒是談不上,但的確佩服他們的勇氣。
  • 唏嘘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