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29

    + Born in China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2719414.html

    被人丢弃在湖北汉川市儿童福利院的时候,小姑娘才几个月大。像大多数被遗弃的孩子一样,她也没有自己的名字。孤儿院给她起了个名字,叫福美。按照惯例,她们都跟院长姓,林。

    Truckee Meadows 社区大学的英语女教授Ana Douglass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看到小姑娘的情形。那是五年前,孤儿院寄来了林福美的照片,一个不满一岁的baby,穿着冬天的小棉袄,撒腿坐在影楼的有人工背景的台子上,脚上穿着小棉鞋。

    “我的第一个印象是,‘哇,小家伙的脚可真大啊!’”Douglass想着又忍不住笑起来。美国人并没有我们推崇女人小脚的习惯,三十五六岁样子的Douglass说她只是觉得这么个小丫头居然有这么“大”的一双脚很好玩。

    其实小姑娘的脚看起来并不大。当她坐在在Reno小城家里的楼梯上,怯怯地躲在美国表姐Kelly的背后盯着我这个陌生的访客的时候,我注意到她一双光着的小脚丫子其实很正常。也许,当年那双棉鞋可能蒙骗了她美国妈妈的眼睛。

    小姑娘的英文名字叫Josie。其实她并不总是那么安静。当我在楼下采访她妈妈的时候,她跟表姐在楼上又跑又叫的,简直是打翻了天。按照她妈妈的说法,“the girls must have ripped the room apart.”

    Josie卧室的墙上有一只巨大的熊猫,是Kelly的爸爸,也就是Josie的uncle画的。Josie把熊猫叫作panda bear,而不是我们常听说的正式名称,giant panda。她喜欢大熊猫,她的卧室里有各种各样的熊猫。除了她叔的画,墙上还有一幅比较小的熊猫帖画。另外,在她的小沙发上还有一只熊猫娃娃。她给我展示她最喜欢的一只熊猫,是一个跟她小手一样大的陶瓷熊猫,坐在窗台上。我问她为什么最喜欢这只,她神秘兮兮的把熊猫拿起来,原来基座下面是个小小的盒子,里面放着她的小首饰。

    Douglass起初想领养一个小孩的动机是因为单身已久的她担心自己如果迟迟没有找到心上人,就总是没有机会尝到做母亲的滋味。她说她非常喜欢小孩。跟许多美国人一样,她不喜欢领养国内的小孩,第一,手续花销太高,要三四万美元以上;第二,手续太麻烦,经常会拖上两三年。还有一些人担心美国孤儿的健康问题,比如染有艾滋病或者受毒品影响。

    虽然后来Douglass结婚了,老公是内华达大学研究教育学的教授,但她想领养一个中国小孩的愿望并未就此停止。跟老公商量好以后,他们就开始了历时将近两年的跨国领养过程。无数的表格要填,无数的手续要办,还有无数的申请费中介费。最后是一趟为期两周的中国之行,去把小孩接回美国。

    Douglass跟她老公Steve Lafer是在武汉见到Josie的,他们是沿三峡坐船到武汉。她还记得在船驶入武汉以后、他们在长江上看到了他们即将下榻的假日酒店的兴奋劲。

    “我跟Steve在船上喊,那就是假日酒店,那就是我们要跟林福美见面的地方!”Douglass回忆说。

    ……

    自九十年代中国政府放宽外国公民领养中国孤儿的政策以来,美国人领养中国婴儿的人数一路上升。仅去年一年,就有将近八千中国小孩被领养到美国。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2001年的时候这个数字还是不到五千。

    领养到美国的孩子绝大部分是女孩。这并不奇怪,因为中国孤儿院收留的绝大部分都是被遗弃的女婴。这也是我们计划生育国策下的特殊产物吧。对于这一点,收养中国小孩的美国人大多数都知道。难得的是,他们大多表现出对中国实行该政策的理解和同情。

    “许多不了解中国的人只知道指责他们不人道的计划生育政策,”Douglass说。“但你看看他们的人口,还有他们贫穷的农村,我可以理解政府必须控制人口。”

    Douglass同时也表示,人们选择男孩也是没有办法。她说她知道中国人并不是只喜欢男孩,但如果你只能选择一个,你可能就只有选择男孩,尤其是需要劳动力的农村。

    “如果换到我们美国中部地区,恐怕他们也多半要选择男孩,”她说。美国中部地区相对比较落后一点,许多地方有大面积的农场需要人去看护。

    内华达大学的经济学教授Elliott Parker也领养了一个中国女孩,来自成都。她的名字叫Maya,一个好听但奇怪的名字,因为它并不是她中文名字的译音。Parker在成都和南京等地教过几年书,他对中国的了解显然更深。他说其实中国人都很喜欢小孩的。

    Parker留意到中国人对外国人领养中国小孩的举动的不同反应。他说在成都的时候,当一些老太太看到他领养中国小孩的时候,她们一般都“very excited”,总是对他的行为表示赞赏,而且说这小孩太幸运了,能去美国过上幸福的生活。不过中国的男人们遇到Parker的时候,反应却很不一样。

    “男人们都很沉默,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但我感觉得到他们的心情,”Parker说。“他们似乎有点尴尬,好像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他们可能在想,其实我们自己应该能够照顾好我们的孩子,不应该还要外国人来收养她们的”。

    但Parker说他对这样的心情表示理解。

    ……

    躲在表姐后面的Josie

    跟表姐在楼上卧室玩

    开始对我这个陌生人放松警惕

    逗你玩

    显露天真本性

    镜子

    另一只熊猫

    也有累的时候

    梦,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