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3

    + 中国新闻奖之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2966640.html

    在张锐的博客里面看到下面的文章,才第一次留意到我们的最高新闻奖都奖给了什么样的作品。这样的烂文都能评上一等奖,真正的新闻人的作品如果也评上这个奖,将是他们的耻辱。 --Wolf

    转:点评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by 张锐

    号称为”中国年度新闻的最高奖项“的中国新闻奖颁奖了。今年是第十六届。这里是特等奖和一等奖的榜单。

    据说,”获奖作品集中体现了广大新闻工作者围绕全党全国中心工作,服务全党全国工作大局的辛勤劳动和优异成绩,集中体现了近年来全国新闻战线“三项教育活动”的丰硕成果,对全国新闻工作者用社会主义荣辱观引领新闻价值取向发挥着示范和引导作用。“

    那就看一等奖头名的一个作品,如何体现了成绩、成果和起到示范和引导作用的吧。

    中铁三局拖欠农民工工资丢了宁夏市场
      本报讯(记者**)承建同沿高速公路路基桥涵第四合同段的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因严重拖欠农民工工资,闯了“红灯”,丢掉了宁夏市场。这一消息在公路建设施工企业中引起强烈反响,一施工企业负责人连连感叹:“因小失大!”
     
         2003年以来,自治区交通厅每年都设法安排沿线农民参与公路建设,要求各施工企业与各市县劳务输出部门及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一大批农户增加了收入,不少人因此摆脱了贫困。

      前不久,自治区交通厅在全区高速公路建设项目质量大检查中发现,中铁三局不认真履行合同义务,没有与农民工签订劳动合同,拖欠农民工工资数百万元,经建设单位多次督促,仍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予以解决,引发农民工多次阻挠施工。8月中旬,自治区交通厅下发通知,责令中铁三局15日内清理完成拖欠的所有农民工工资。中铁三局并未予以重视,更没有及时清欠。

      日前,自治区交通厅已从中铁三局的项目款中扣除200万元,分发到农民工手中,并对中铁三局进行停牌处罚,取消其两年内在我区公路建设市场的投标资格。此举使中铁三局上了交通部的黑名单,对于一个辗转于全国公路建设市场的施工企业来讲,这将是一块难以抹去的“疤”。交通厅副厅长张湧说:“农民工是社会的困难群体,交通厅针对中铁三局的问题下‘狠手’,就是希望通过这件事告诫施工企业,再也不能把农民工的权益不当回事了。”


    先看导语,众所周知,硬消息写作中除了延时性导语,最重要的一个新闻要素是时间。新闻5要素里,时间是最重要的提示性要素,事件是最重要的主体性要素。但这一等奖中的时间要素呢?中铁三局什么时间受到的处罚,丢掉宁夏市场的,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欠发的农民工工资,不知道;什么时候政府介入,补发工资的,也不知道。搞笑的是,通观全文,只有一处有一个含混的时间概念——8月中旬政府下文。作为一个记者,连政府红头文件的下发时间都没有弄清楚,做什么新闻?

    除了时间要素残缺之外,导语还有一个大问题。
    这一消息在公路建设施工企业中引起强烈反响,一施工企业负责人连连感叹:“因小失大!”这句话,完全是赘语。虽然不是记者的主管评论,但也是评论性的信息,在寸土寸金的导语里,实在是多余。就算你使用评论性的信息,也别用同行企业的话啊,间接,游离于整体事件之外。用也要用农民工的、当事企业的或者是政府官员的评述,能和事件贴切起来。

    往下看,正文第一段,用的是事件背景,这再次违反了新闻写作的基本常识。导语交代完最重要的新闻要素(一般是时间、人物、事件),或者是设置好稿件中最抓人眼球的信息点之后,立刻承接的应该是事件本身。这一等奖好,弄个为自治区交通厅歌功颂德背景资料出来,不伦不类。这段背景介绍,完全可以删除,不影响全文的有效信息量。就是不删,也应放在文尾。

    最后两段,交代事件经过。硬伤太多,只说一个。这位一等奖得主记者采访了谁?文章中能看出来的,只有一个交通厅副厅长。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一个新闻事件,必然有新闻主角,就像电影里的男一号、女一号、男二号、女二号。对这个欠薪事件而言,如果主体阐述事件过程,男一号铁定是中铁三局;如果站在保证农民工利益的角度而言,男一号则是被欠薪的工人;就算是说党和政府英武亲民,也不仅仅采访一个交通厅副厅长就了事了,事件关联方的人都得采啊。

    夜深人静,我来点评这个一等奖作品。目的不是为了研究新闻写作,况且,我上面说的,都是大学新闻写作课程上的入门知识。我想说的是,这样采写俱差,基本常识都错误百出的消息能上版发行,堪称一奇;能入围”年度中国新闻的最高奖项“,可称是奇上加奇;而能堂而皇之当选中国新闻奖一等奖的头名,那简直是人间奇迹了!

    我看了一下第十六届中国新闻奖评委会的名单,凭心而论,这些人都是中国新闻主流话语圈中的代表人物,其中不乏才艺双馨,德高望重的前辈(如石峰、江绍高),还有一些年富力强、精锐活跃的中年学者和专家(如徐泓、蔡雯、陆小华)。这些人是有能力、有审美,甚至在他们所处的工作环境中是有魄力、有胆识的。但为什么这些人会评出来这样的作品?令人不解,更令人深思。

    被称为”美国之父“的杰克逊总统曾经说:”如果要我决定我们应该有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一个没有政府的报纸,我会一刻也不犹豫地选择后者“。这话说得绝对,但是这至少反映了媒体在一个国家中的地位、价值和意义。作为一个”中国年度最高奖项“的评选,理应成为新闻技术、主流舆论的代表作品,成为标志媒体在这个国家地位、价值和意义的标尺线。

    中国新闻奖,作为”中国‘,它应该是汉语写作的精华之作;作为“新闻”,不仅要能反映新闻的本源价值,也要传递国家、政府的主流声音(对这一点,我毫不避讳);作为“奖”,它要有禁得住历史检讨和时间打磨的分量和成色。

    中国新闻奖的评选标准该改改了。
    分享到:

    评论

  • “中国新闻奖的评选标准该改改了”——找谁改呢?闲聊吧!
  • 张锐是我大学的新闻学老师,交给我们很多有用的实战经验,对新闻的热情不是一般。
    GT News回复weiyi说:
    每每看到这些充满激情的精英(非贬义),总令我等汗颜。
    2006-08-04 16: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