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14

    + 人恶则狗恶,人善则狗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3044887.html

    国内又是一阵打狗高潮,又让国外抓住了把柄,唏嘘概叹一番,又惹得国内爱国人士一片反抗议之声。

    对狗,我爱憎分明。那种一声不吭,暗地里扑上来就是一口的阴险之狗,十有八九是疯狗,人人得而诛之。中学的时候有一次去一个同学的新家,当我在一个单元楼下面仰望大楼希望找出到底是在哪个单元哪一层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从身后蹿出,一口咬上我的右髋部到大腿根的位置。毫无心理准备的我吓得魂飞魄散,本能的往旁边退,还好狗是拴在旁边一家人门口的铁链上,我退开一点之后狗就够不着了。一看我的侧面,冬天厚厚的裤子被撕扯开,还好,没有伤到肉。最可气的是狗主人,出来看我无大碍,也不向我道歉或者承认是他管狗不严,更别说给我什么赔偿了,似乎我被狗咬还是我的错了!真要C他NND。我对那人那狗都是恨之入骨,只好骂骂咧咧离去。说实话,那狗多半是疯狗,真正心理健康的狗看见生人老远就叫起来了,警告你不要侵犯它的领地,这也是人们养狗防盗的基本功能。

    但我不会因为一小撮疯狗而仇视绝大部分正常的、忠诚的好狗。我跟我哥从小就喜欢狗。外婆家先后养的几条狗都成了我们小时候的玩伴,我现在还记得它们的名字。我恨打着预防狂犬病的旗号而屠杀全城的狗的打狗队。我至今对那条最听话的狗阿龙的被杀耿耿于怀。阿龙是继中毒而死的阿黄之后外婆家养的的另一条土狗,非常温顺听话,叫他趴下就趴下,叫它上楼它就咚咚咚咚跑上木头的楼梯。我和哥是小学放学以后才得知阿龙被杀的消息的。幺姨给我们叙述了经过,说几个打狗队员拎着大棒来到我家,阿龙一看形势不妙,就躲进外婆的床底下。后来打狗队的还是叫幺姨老公,程叔帮忙把狗从床底下拉出来,然后是一阵乱棒轰顶……哥听到这里当时就大哭,我“心硬”一点,没有哭出来,但心里难过得要命,对打狗队真的是恨得咬牙切齿。家里人无不对失去心爱的好狗痛心,记得外公当时说过,从此以后家里不会再养狗了,因为受不了眼睁睁看着爱犬被杀的惨状。

    因为有人被咬而得狂犬病致死,就要屠杀全城的无辜的狗,这只能是无能的政府发疯的表现。家养的狗没有注册,或者没有打狂犬疫苗,可以以行政手段促使其完成。拒不执行的,可以罚款或者再考虑强制性手段。降低注册费用也是促进大家注册的比较合理可行的办法。只有对于无人认领的街上的流浪狗才应该采取捕获的手段,而且应该先收养在一个专门的流浪狗中心,并向公众公布收留的狗的信息,以保证如果有主人的狗被认领回去。只有经过一定时间仍无人认领的狗才应该被处决,而且应该是比较人道的方式处死,比如注射安乐死。美国就是这样执行的,相对算是比较人道的办法了。

    暂且不谈国内国外的“国情”以及经济水平的差别,或者我们的狗狗们当杀还是不杀,我想谈谈我对中国狗和美国狗的印象,我发现两国的狗的性格有非常大的区别!

    在中国,对于龇牙咧嘴对人咆哮不已的看家狗已经习以为常,狗顾家嘛,看见生人就叫本是天经地义。到了美国,我所遇见的狗(大部分都是体态壮硕的大狗),几乎都是第一次见我就摇着尾巴上来亲热,有的真的要跟你亲嘴。上周开车出去逛美国家庭处理旧货的yard sale买电视,到了一家人门口,在路边停好车,出来就看见他们家一条巨大的肥狗摇着尾巴就过来了,我摸它几下然后跟着它走,一不小心踩着它脚,生怕它恼羞成怒,结果它轻声哀叫一下,就继续往前跑了。我太喜欢美国人养的大狗了,黄的白的黑的,一个个都那么憨厚的样子,摸一摸抱一抱非常带劲。国内的人真可怜,稍大一点的狗都被打得快绝了种,搞得大家只好养那没脾气没个性的哈巴狗,傻不拉兮的,而且滋生了阔太太们养奇形怪状的所谓“名贵”犬种的风气,让我尤其看不惯。

    中国狗与美国狗的差别,很容易让我联想到中国人与美国人的差别。在中国,我们随时随地都保持着高度警惕,这一点我去年回国的时候尤其感觉明显。在路上怕人掏你包,在餐馆怕人抢你包(都不敢随便放在桌子或者椅子上),买东西怕是假的,在路上拍人照片人家不是满脸狐疑的看着你就是怒目相向……人防人,很累。在美国,至少在我居住的这个内华达北部的中小城市,与人相处是轻松的,友善的,治安也可以说非常的好,虽然也听说有入室偷盗的,但我至今没有看到过美国人的房子把他们一楼的门装上铁板的防盗门,窗户装上铁笼子。去餐馆吃饭还没有听说有包被偷走的,我们吃饭的时候轻松多了,也不用每分每秒都注意自己的包(然后心里一沉,hh)。

    美国人对动物是非常有爱心的(环保教育肯定比我们受得好:)),我以前提过,我家屋后面的松鼠地洞有一阵飞出许多苍蝇,好多都飞到屋里了,我怀疑是有松鼠死在里面了,就准备把洞填上。结果隔壁两个美国人看见了,很有点不情愿,说万一还有活的松鼠在里面呢。他们以前经常在窗口看后面的松鼠。还有一次,一条不知谁家的大黑狗好像是迷路了,跑到我们院里,然后一家家跑进去看,不知道是不是想找自家主人。后来大狗跑到我家,又哭了几声,跑到隔壁家。隔壁两口子怕它渴了,赶紧端水给它喝。他们居然找出自己家一个很新的大碗,一看就是自己吃饭用的餐具,直接就盛水给狗喝。

    美国的狗大部分对人都很友好,很显然,它们从小就被人、不管是主人还是访客还是陌生人、友好相待,它们对所有的人都没有戒心。难怪它们把人都当朋友了,看见生人都上来迎接。中国的狗对生人都是一凶二恶的,这也难怪,陌生人搞不好就有小偷强盗。既然人对人成天都是提心吊胆高度警惕,忠实的走狗还不跟主人学?还有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它们经常受到路人的呵斥、追打和威胁,它们能不对人变得仇视,也对人变得凶狠起来,最终成为人的威胁?(已经变态的疯狗除外)

    中国人的素质真的是经济条件所限的结果么?那么为什么许多人感慨半个世纪以前人们的纯朴与善良?搞不明白。我只知道,现在的中国人活得很累。连我们的狗也被连累了。

    环球时报:“杀狗”影响中国形象?

    光明日报:杀还是不杀?

    英国卫报:China rabies outbreak triggers second dog cull

    旧金山SF Chronicle:China slaughters tens of thousands of canines with giant clubs. How appalling is it? (写得比较公道,难以接受中国的行为的同时,反思美国人自己,“不过是做得更体面一点,藏得更好一点”,总结其实人性便如此,总是存在迫害与杀戮(他把西藏也列入受害的名单显然偏颇))。

    分享到:

    评论

  • 阿龙被打死,外婆伤心,你们是更伤心地哭了。当时你们还很小,我们更觉得你俩可eai.
  • 当时打狗队在外婆家拿大棒打阿龙,它跑,可就不敢跑出门,它要是跑出大门,谁还追得上它。为了怕它出门被害,外婆从它小就教它不准踏出大门半步,记得有次我硬生生把它推出大门,不到一秒钟,它又闪进屋里。在生死的关头,它仍然忠实地执行着主人的教化。外婆伤心的说过:它怎么不跑出门嘛,跑出门它就不会死了。心痛!
  • 实事求是的好贴,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