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6

    + I'm coming home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34679230.html

    两周前的周四晚上递交了辞职信。今天是星期四,终于上完最后一天班。后天,我要飞北京了。

    每个人听到我说周六要回国的时候都睁大了眼睛,或是张大了嘴巴。啊?#@%&*!“这么突然?”“真的?”“不会吧,你逗我。”亚美旅行社的Lily更拒绝面对,直到我真正掏钱从她那订了单程而不是双程机票,才终于抬头,“真的哦”。

    还有的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有人在我跟她和一起吃饭的其它朋友say bye的时候面色从容。到晚上却突然打电话过来,满耳都是惊诧:“啊?!我以为你只是回国探亲前跟他们说再见呢。对不起啊。”也有人自顾值班,催也催不来,等朋友们给我送行的聚会结束以后搭便车回家,她才得知我将一去不复返,夺门而出:“师傅!我不知道你回去就不回来了!等等等等,我要跟你一起上车,我要跟你说说话。”

    老实交代一下,因为这一走,此番没少跟人别了又别,抱了又抱。当然,以拥抱的方式告别的还是女生为主,hh。不过,seriously,来美国的时间长了,发觉,分别的时候,似乎的确感觉这近距离的一拥,千言万语都在里面了。说起来,第一次跟人拥别,还是在内华达大学一个夏季workshop班的结束之际。当时最后一个party结束,同学们都走了,我到楼上刻录CD下来,只看到班里一个黑人mm开车准备离开,一个体型胖大,但却真诚可爱的黑妹。我到车窗前面跟她说再见,她立即从驾驶座下来,“no no no, 我们这里是这样道别的……”于是我就淹没在一座小山里了。

    许多人对于我放弃美国“大好河山”毅然决然的离去难以理解,有好事的同事于是给出一个比较完美的解释:“是因为没有追到晓柳心灰意冷吧。”在跟更多的人交流与总结之后,一个新的理论又诞生了:“听说,是因为明报的那个小mm跟别人结婚了吧。”星岛的Lotus、我的前主任打电话说,“据说你是因为急着回去讨老婆哦……”顿了一下,她接着说,“我觉得你人挺好,你deserve一个很好的老婆。”

    Hohohoho,我笑惨了。不过,我想她们都是好心。临别之际有这么多同事、同行、朋友们关注,真心祝福,心中怎是一个暖字了得?

    有人送了我一件T恤,是那最简单、也是最经典的一颗红心向纽约的字样和图案“I  New York”。有人画了只似猪似鼠的动物,题“前程似锦”。小米写:“到北京找我妈”。她说了,她妈可乐于助人了。Jackie一看,急了,忙写,“找我妈,她认识大江南北的佳丽”。原来,Jackie在香港的妈妈最近为他哥四处张罗媳妇,据说连内蒙古的姑娘都给网罗到了(which,有点reminds me of《非诚勿扰》)。刚进星岛不久、对摄影显然颇有passion的David留言:“西藏见”。那个中文电视的“禽兽风”,大笔书写,“早日成为重庆韦小宝”。基本上,我看代表了他对自己的心愿,hh。当然,我的T恤上还有“长命百岁”的呼喊,另外,也少不了“早生贵子”的善良愿望。第一次见面的小米roommate、也即晓柳给我讲起的传说中的美女,还给我画了一个大大的蜗牛,“平安”二字,字字千金。

    为什么要回国?

    美国这个自由的天堂,许多人抛弃工作、或暂时别妻离子、或花费七八万美金、或铤而走险,削尖脑袋来到这里,做餐馆也好、读书也好、开超市开公司也好、到华尔街淘金也好,每个人都为了实现自己追寻已久的美国梦。本来以为,能像我这么从决定来美国、到开始读书、到在纽约工作都决绝果断要回国的人很少,但最近碰到许多熟悉或不熟悉的人,在我坦诚以告我即将到来的归程的时候,却听到了许多发自内心的感触。其实,许多人,在去国与怀乡之间挣扎已久。我的离开,不过是再次激起他们心中本已暗潮汹涌的波澜。“真的,好想回去。”“好羡慕你。”“说不定,明年,或者几个月,我也回去了。还是中国好。”这里面,当然也有纯粹念叨,永远不可能付诸行动的人。但相信里面,也有游移于两种决策之间,在一个一个朋友的回国之后,逐渐倾斜的人。在收入跟餐馆打工者相近的纽约中文媒体做,安于现状的没有几个。有的,决定再读书改行发财。有的,只等熬出绿卡。有的,看看国内媒体的叱咤风云,便终于不愿再在纽约这个不大不小的华人社区继续为这small town newspaper一般的报纸鸡毛蒜皮下去,虽然,时不时,也有大腕牛人的大新闻,或911、飞机掉水里那样的大阵仗。不过,前提是,it must have something to do with the Chinese。华人,华人,还是华人。我们的报纸因为要照顾看不懂英文的大妈大婶,把自己封锁在自己的华人圈子里,而我们的华人圈子,毕竟又只是这丰富多彩的纽约社会和美国社会的一小部分,于是大家不得不为所谓的华人社团奔波往来,鸡毛蒜皮的发布会记者会事无巨细的登上我们的社区版,名曰“经营社区关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当然,我们同行当中的部分有心人,还是能从这小小社区发现许多闪光之点,理出不少耐人寻味的可读新闻,实在可敬可佩。在这样的尴尬与局限的条件下,世界日报还能不懈的努力上进,同时获得市场与广告的骄人成绩,的确是相当不易。

    为什么回国?可能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原因。于我,一句话,这里没有家的感觉。

    有人问我,你会怀念纽约吗?我说,maybe not so much。我怀念的,应该是纽约的朋友。真的,纽约虽好,我却没什么感情。但两年吃喝玩乐以及共同奔波于各个采访现场所积累下来的那些熟悉的面孔,却要突然变成遥远天边的另一个独立运转的世界,想起来,还是有些怅然。

    离开之前,写下这篇,算是对美国生活的一个小小句号。明早要去Time Warner的办公室还modem,暂时告别网络。后面的话,可能要从北京写起了。

    Good bye,my friends.

    离开前的最后一天,跟世界日报社长(我左)、总编(我右)和采访组的同事们告别。Thank you my fellows.

    大家互赠礼品。一个得到甘蔗,一个得到金橘。hoho

    我受到群殴,奋起反击,结果又被踢回墙上。

    分享到:

    评论

  • 主要想了解美国的高考制度,那里的学生该轻松些吧。
    我现在重庆十八中,地址在江北观音桥,回重庆后欢迎来玩
    GT News回复刘秀华说:
    那边的学生中小学都挺轻松的,不过要上好大学,也要综合成绩好,加上社会活动、实习等经历,反正纯粹书呆子是上不了的。所以中学生暑期都会去实习啊,做义工啊,帮州议员市议员打杂啊,积累经验。
    2009-02-28 20:51:57
  • 好久没来看Wolf了,一来就看到回国的消息(虽然发现其实回来有一段时间了)。欢迎回来!来上海了聚聚哦,这里我们有不少同学呢。
    GT News回复荣金说:
    Sure, lots of friends in Shanghai.
    2009-03-01 18:08:39
  • 吴刚久违了,先祝你工作红红火火,生活快快乐乐,很想了解一些美国的教育情况
    GT News回复刘秀华说:
    是刘老师吧,第一次在这看到您,幸会。

    美国教育,我也只是零零碎碎知道一点皮毛,因为不是专跑教育口。您要有什么问题只管说,我不知道的就帮您打听那边的朋友去。

    回重庆的时候咱们跟老同学们一起聚聚吧。
    2009-02-26 10:08:53
  • 别老踢足球了,下次来咱们疯牛队打次篮球吧。
    GT News回复david说:
    好啊,其实我挺喜欢打篮球的,蹦蹦跳跳舒筋展骨挺来劲的。就是周围的人都爱足球。
    2009-02-23 17:12:13
  • 還欠我的簽名呀!!!回來BUFFALO 找我!!!
    GT News回复LIZZZZZ说:
    对不住,Liz,下回以游客的身份再来掏你的签名。歌后的签名,自然不能与他人混同,对吧。
    2009-02-15 21:34:21
  • 其实我订了一本书,本来要送给你,结果到了今天也没有deliver到,郁闷死我了,下次回京的时候给你带过去吧。其实世界很小,一定会再见面的。祝你好运!
    GT News回复Maiya说:
    多谢了,心意领了。今天在CD门口碰到好多CDer,hh。
    2009-02-09 20:55:35
  • 钢哥,一路平安!
  • 一路顺风!
  • 好啊!祝在北京一切顺利,等你的好消息。
  •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
    平安,朋友。
  • 小震惊了一下,不过,北京欢迎你~
    祝福中…
  • 祝福中!!!!!!!!!!!!!!
  • 祝顺利
  • 欢迎回来
  • 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