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15

    + 又见球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35230471.html

    昨天2月13周五,傍晚下班以后,终于可以跟原CD的兄弟们重逢在足球场上,冲杀一气,激励哇啦一气了。张峰还是那个喜欢打前锋埋头撅屁股猛沖带球的张峰,不看队友不传球自然少不了被他的队友谩骂嘲笑,虽然,他还真拱进去好几个球。老霍还是那个肚皮微起从容后卫断了我们的球得意自吹那个老霍,当然,骂张峰的时候他是最积极之一,痛心疾首带球之际会对张峰说“就不传给你”。曹健还是那个身板单薄戴深度近视眼镜踢球的曹健,贼溜贼溜突然窜出来,冷不丁钩你一脚,或灵光闪现过人射门。叶冲还是瘦猴一般,跑得贼快,不过这回他坐镇后方,倒没像以前在前面那样被人骂蹦蹦跳跳冒冒失失了。瘦高的陕西人秦川还是顶着那锃亮的光头,我进入地坛体育馆的时候,老远看到就是那瘦干的高度和光头了。

    爽,真的很爽。仿佛时光倒流到2004年以前,仿佛这五年的时间流逝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帮大多三十好几甚至已经是三岁孩子他爹的骚货们仍是肆无忌惮地大声骂着“我操!”或是时不时将比赛中的动作或场面与性器官又扯到了一起,比如秦川地一个背对球门不成功的后敲射门企图,就从“回马枪”的赞誉掉到了“回马鞭”。当跟这帮烂熟的烂人们在球场奔跑与冲撞的快感让我飘飘然的时候,我想,我放弃纽约、放弃美国,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沖着这帮球友来的吧。终于不用在纽约好容易才能找到人踢次球了,终于不用只有我和谢晔两人跑老大远的Astoria的一个球场去参老墨或阿拉伯的移民踢小场了--可怜谢晔,现在在那边,就他一个人了。我忽然有一种抛弃朋友自己回来偷欢的负罪感。

    2. 地铁

    在北京东南方向三环以外的新居及位于朝阳路附近的人民日报一带窝了三四天以后,终于在去北边地坛踢球的路上体验了一下北京的新地铁线。04年我走的时候还只有一号线和二号环线,现在已经有四通八达的架势,我有一种农民进程的猎奇心情。昨天终于上了10号线,又转了5号线。哇,nnd,太漂亮了,地铁站亮晃晃新崭崭,指示标志设计美观且明显,地铁站台全是玻璃封闭,连列车里面中间的柱子扶手都设计非常合理,不是一根单柱而是四根外弯的不锈钢管,显然在人多的时候就不用怕无处下手了。这样的地铁系统在纽约只有其通往肯尼迪国际机场(JFK)的高速列车(Air Train)能相比,而纽约其它地铁,基本就不堪入流了,脏、黑、旧,报站也听不清楚,最他nnd难以理解的是,成天叫嚣这要杜绝911一样的恐怖袭击事件的纽约政府,怎么就没有办法在其地铁铺设手机通讯系统呢?在纽约地下铁路,下去就甭想打电话了。而北京地铁,嚯,信号5格,我忍不住狠狠享受了一下在列车里还能通话的感觉,hoho。纽约来的农民,hoho。

    分享到:

    评论

  • 整篇都是笑着写出来的吧!nyc的地铁的确实在是太农民了~
  • 看来回去很惬意呀,我和陈帆都说肯定想不起我们来啦。羡慕你回归的生活!
    GT News回复annie说:
    是有点惬意,趁一切还没进入无聊的routine,先享受一下无妨吧。等着你们回来哦。
    2009-02-16 19:20:11
  • 谁不说俺家乡好哟,咿呀嘚喂~~
  • 关于2——没啥,我们这里的村,都这样!啥时来溜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