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25

    + 转:改变20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35717533.html

    开车送我到纽约肯尼迪机场的是一起踢球的铁哥们Xie,两年前到纽约的第一天就借宿他家,后来搬家搬来搬去也靠他开的那辆老现代。说起来,我这一走,实在有点亏欠太多。
    .
    前些日在他的blog看到这篇文章,心有戚戚。其实第一次听到黄舒骏的改变1995,也是我04年先他离开北京去美国的时候他送给我CD之后。这也是为什么我跟CDer们在纽约法拉盛最后一次聚会在卡拉OK能一气念完黄舒骏这首歌--Yes,黄舒骏也是念的这首歌。
    .
    看完Xie的文章,我忽然想找到他提到的beyond的《农民》一歌送给他。边听边看歌词的时候,却发现这首歌好像就是黄家驹特意为我写的送给Xie最好的礼物,想说的话都在里面了。
    .
    Xie的博文和我送给他的歌,就放在后面吧:
    .

    改变2009, February 08

    二月的纽约。路边还有残留的积雪,冬日午后的阳光里却渐能感觉到空气中熏暖了的气息。去JFK机场的高速路上,车流不息。每天都有成千的人涌入这个城市来找寻梦想,又有很多的人离开,似乎都不会留下丝毫的印记。依然不变的是巍耸的帝国大厦,黄色的出租车和熙攘的人群。

     

    W君要去搭乘回国的航班,去开始新一段的旅程。五年前W君来到美国,两年前来到这座城市。对于美国的记忆如今都包裹在车后三个行李箱里。车上的收音机里流淌的音乐,都是些不熟悉的曲子,听不清歌词。我问W君回国有何感想,他说忙着收拾东西,还来不及想。

     

    JFK的候机厅有些清寂。回国的人们安静地在柜台前排着。大部分的人带着轻便的行李,神情清淡。穿着湖蓝色的制服和短裙的国航空姐开始鱼贯而入,她们体态轻盈,笑靥如花,于她们,城市只是JFK等代码,纽约和北京的不同只是十三个小时的时差。于我们,那是我们的生活的城市,是存在。

     

    W君告别的时候,相互拥抱一下,握手,没有太多的话别,只是说回国再见。朋友的告别也意味着自己生活的变化,至少知道以后和老墨们去踢球的时候会形单影只。在异国诺大的城市森林里,开始新的友谊似乎并不那么容易。冬天我们几个去Virgin Islands的时候,有几天住在了海边的Campground,那是个有着简单床铺的小木屋,洗澡的地方是公用的, 用的是冷水,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水泥的棚子没有顶盖,明亮的月光从上面直射下来,皎洁如雪。W君带来的随声听里有Beyond的音乐,说很喜欢农民。我忘了有没有听过,只记得他们的仰望很好听。

     

    黄舒骏给他的朋友杨明写了改变1995。他说时间不停地走远,记忆却停在1995年。我想他是个老派的文学青年吧。

     

     

     
    .
    农民
    作曲:黄家驹 作词:刘卓辉
      
    忘掉远方是否可有出路 忘掉夜里月黑风高
     踏雪过山双脚虽渐老 但靠两手一切达到
     见面再喝到了薰醉 风雨中细说到心里
     是与非过眼似烟吹 笑泪渗进了老井里
     上路对唱过客乡里 春与秋撒满了希冀
    夏与冬看透了生死 世代辈辈永远紧记
     
    忘掉世间万千广阔土地 忘掉命里是否悲与喜
     雾里看花一生走万里 但已了解不变道理
     见面再喝到了薰醉 风雨中细说到心里
     是与非过眼似烟吹 笑泪渗进了老井里
     上路对唱过客乡里 春与秋撒满了希冀
    夏与冬看透了生死 世代辈辈永远紧记
     
    一天加一天 每分耕种 汗与血
     粒粒皆辛酸 永不改变 人定胜天
    分享到:

    评论

  • 你回北京了?今天看到纽约唐人街公寓楼失火的报道,竟然第一时间想到你……于是晚上来这里看看……于是发现……当然你并不认识我。Anyway, welcome home! 不是被Global Times挖来了吧?
    GT News回复yuan说:
    how do u know, ho.
    2009-03-01 18:07:40
  • 原來你們也喜歡黃舒駿!
    請看我的「思念黃舒駿」﹕
    http://jerryellaeric.spaces.live.com/blog/cns!AB8AC537019E8664!394.entry
    GT News回复Jerry说:
    早知道你是黄舒骏的粉丝。有机会听听你的吉它。
    2009-03-01 18: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