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6

    + 一个美国人眼里的西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42936662.html

    应小科的要求,跑西单图书城去给他买了本美国人Peter Hessler写四川涪陵两年支教经历的书,名为River Town——yes,you may have guessed,我05年开始至今的博客的名字,也是当年看了此书的结果。

    书摆在桌上两三周还没寄出,却忍不住又翻起来了。看到Peter在茶馆偶遇对他穷追不舍的发廊小姐,最后竟然是那位经常早晨5点就打他电话企图劝他练F.LG的轮子替他解围骂走了那小姐,忍不住笑出声来。当初在美国看到这本书就难以放下的原因,也是因为这哥们在不紧不慢的绘声绘色讲他所见所闻的故事的时候、常常让人扑哧开怀吧。

    合上书本,回到网上,不由自主又搜索他的文章。看到一篇他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发表的一篇名为Tibet Through Chinese Eyes的文章,讲他离开四川后去西藏考察后对西藏问题的认识。虽然编者按里面写的东西仍让人侧目(谁知道是不是又是带有色眼镜的编辑写的?),我却不得不再一次为Peter Hessler的文章拍案叫绝。这哥们审视一个地方、一个问题的时候,绝对不是大多西方记者那样的简单片面,直接拿一老框框套上。不是因为他在涪陵呆了两年跟中国人有了感情,就替中国人说话,也不是因为他是美国人就按美国的习惯思维来对中国或汉族人横加指责。我认为,所有要报道西藏的西方记者,都应该先读读他的文章,而所有对西藏问题真相感兴趣的中国人,也应该看看他的文章——西藏问题是一个很无奈的尴尬局面,一方面中央政府花费大量资金、人力、物力及特殊优惠给西藏,换来的却是不解甚至敌意;另一方面西藏人、如打赖所讲的、希望繁荣与发展,却害怕汉人的涌入破坏了他们的宁静、文化与宗教,甚至夺走他们的财富。而政府对藏人不满情绪的担心,反过来让他们对其宗教活动有意无意的限制,而这限制反过来又增加了更多的敌意。

    其实Peter文章结尾的地方讲得非常真切。一个藏人找他哭诉,说他们被压榨得有多苦,他们的民族历史和社会将如何失落,“你一定要回去告诉你们美国人这里的情况,让他们知道可以怎样帮助我们……”Peter在心里苦笑,他想起在美国常常能看到一些汽车的后面贴着“Fre.e Tibe.t”的标记,但就是这些标记旁边,汽车尾号牌上常常就用的是一些已经消失掉的印第安部落的名字,而这些部落当初正是湮没在现代化的扩张进程之中,与当今中国是何等相似。

    最后两句话,Peter是这样写的。“我点点头,跟他握了握手。但我不知道我回去能介绍些什么,也不知道美国的人们能替他们做些什么。也许,我们可以建几个赌场。”

    "You need to tell the people of America what it's like here," he said. "You need to tell them what needs to be done." I nodded and shook his hand, but I realized I had no idea what I would recommend, or what the people of America could do. Perhaps we could build casinos.

    我想起了美国西部的拉斯维加斯,又忍不住笑起来。

    愈发的喜欢Peter Hessler了。他的文字,他的思想。

    分享到:

    评论

  • 同感!
    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
    民族和宗教,只是斗争的托辞与借口。
    要保存国学,就回到500年前的中国吧!
    要保护藏传文化,就回到原始社会吧!
    可能吗???????????
    温室里的花会死的更快、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