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23

    + 西貢后續報道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4835183.html

    紐約州參議員史內德曼(Eric Schneiderman)指責1.7元的時薪是將工人當奴隸。(后右起)紐約市議員布魯爾(Gale Brewer)、曼哈頓區長斯靜格(Scott Stringer)及州眾議員羅森色爾(Linda Rosenthal)及)昨亦來到西貢餐館外面支持外賣工人的行動 

    没想到,连曼哈顿区(Manhattan Borough,纽约分为五个borough)的区长、纽约州的参、众议员、纽约市议员今天也会参加到一个小小餐馆的工人示威活动中,发言声讨餐馆老板剥削工人的“奴隶”般的制度,真的是很有意思。

    但更有意思的是,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的出现,符号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也就是说,他们并不能凭手中的权力去直接要求餐馆老板召回被解雇的工人并补回少付的工资,他们实际上也没有这样的直接权力。他们最多只有在州、市立法的时候促进建立一些有利工人的法案。但这这件事上,他们除了帮忙振臂高呼,让公众施加压力,其它的事都只能看法院怎么办了。要是在中国,如果朝阳区的区长或者其它头头们想跟一个餐馆过意不去,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不动声色就可以把它摆平,还用出来吆喝?

    今天辛苦码了2000字,估计报纸要给砍掉不少,就先在这里来个同步发行吧。

    外卖郎起诉西贡 区长议员声援

    本報記者吳鋼紐約報道       

    上西城西貢餐館(Saigon Grill36名外賣工人昨(22日)在90街及阿姆斯特丹大街分店前宣布對店方提起民事訴訟,告老板付薪不足法定最低、無加班費、以及「苛刻無理」的罰款規則。      

    亞美法律援助處(Asian American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 Fund)律師基默林(Ken Kimerling)稱,已經於21日將訴狀提交紐約南區聯邦法院。被告對象包括西貢餐廳連鎖公司以及其老板西蒙(Simon Nget)、老板娘米謝爾(Mitchell Nget)以及參與餐館經營管理的幾位人士,其中多為老板親屬。      

    工人指控店方只付給外賣工人1.72.45元不等的時薪,遠遠低于州勞動法所規定的除小費外4.6元的最低工資。工人經常每周工作六到七天,全時工每天1112個小時。聯邦和州法規定,每周工作超過40個小時,多出的小時應該按平常一倍半的時薪支付。但西貢餐廳的工人從未得到加班工資。

    工人同時指控老板亂罰款,比如送外賣沒有及時登記罰20元,關門聲音太大罰50,有顧客投訴罰200。如果工人送外賣被打劫,自己需全額賠償。      

    另外,法律規定雇傭方應當為雇員提供工作所需工具。但西貢餐館工人不得不自己掏錢買送外賣的自行車或摩托車,油費、修理費都是自己出。      

    兩周前,西貢餐廳的外賣郎因為不堪忍受,欲成立工會維權。老板得知消息后要求他們簽署協議稱以前沒有收到不良待遇,遭拒后,解雇了該分店全體22名外賣工人。      

    工人們在華人職工會和「正義必勝」(The Justice Will Be Served)等團體的支持下,聯系其它餐館的一些工友,兩周來天天在西貢餐廳的幾家分店前面示威,要求立即復工并賠償所欠工薪。 

    區長、議員聲援工友,聲討不公正待遇       

    曼哈頓區長斯靜格(Scott Stringer)、紐約州參議員史內德曼(Eric Schneiderman)、州眾議員羅森色爾(Linda Rosenthal)及紐約市議員布魯爾(Gale Brewer)昨亦專程來到西貢餐館外面支持外賣工人的行動。      

    區長斯靜格表示,西貢餐館由一個非常小的店面發展到今天的規模,是跟社區的支持和工人們辛勤工作分不開的。在得知外賣工人長期受到這樣的剝削和待遇之后,社區會站出來為幫助工人奪回他們的合法權益作斗爭。「餐館工人和外賣郎是曼哈頓經濟的脊梁」,他說。      

    州參議員史內德曼也表示,時薪1.7元完全是對待奴隸般的工資,即使在中國,工人們掙的時薪也比這高。他又轉過身對示威的工友們用中文大聲喊道,「福建人,我們來這里幫你們的忙」,激起工友一片回應。 

     

    律師基默林(Ken Kimerling)手持起訴書,稱已經將西貢餐館告上法庭。左后為工人代表柯玉官。

     

    店方逐一回应

     

    本報記者吳鋼紐約報道       

    西貢餐廳店方昨(22日)專門致電本報,對示威外賣工人的指控逐一駁斥,並稱他們「胡說八道」,「應該摸著良心講話」。但對於工人起訴的關鍵、也即時薪過低問題,店方不置肯否。      

    西貢餐廳老板西蒙(Simon Nget)的姐姐、在該餐廳任經理的麗娜(Leana Nget)在中午外賣工示威期間不願回應本報的詢問。但記者離開後,麗娜打來電話,稱她越想越氣,必欲向媒體一吐為快。      

    對於外賣工人指店方苛刻的罰款制度,麗娜表示,她根本沒有聽說過有罰款工人200元的事情,一般罰款也就20元,而且也都是外賣工人的頭、被他們叫做「表姐」的人收起來,然後給眾外賣郎買東西分吃。      

    麗娜說西貢餐廳那麼大,那麼多員工,當然必須有一定的規章制度。況且,即使是接到客人投訴外賣郎的問題,一般也是在投訴兩三次之後才采取一些懲罰措施。      

     對於有工人說有遭遇搶劫損失數百元甚至有次高達700多元、店方仍然要求他們全額賠償之事,麗娜表示,外賣郎一般出外只不過隨身帶一兩百元,多的現金一般都保管在「表姐」那裏,「怎麼可能被劫那麼多?」      

    麗娜還否定了工人稱店方強迫他們上劫案多發的政府樓送外賣的事情。她說店方接外賣訂單從來是要求只送到樓下,對方必須下樓取餐,店方寧可取消訂單,也要保護外賣郎安全。「外賣仔的說法簡直是胡說八道」,她說。      

    對于外賣郎指控他們一周經常工作六七天、一天全天班常1112小時卻無超時工資,麗娜回應,餐館當然可以多請人來分擔,但應為照顧工人想多賺錢才沒有多請人。      

    一位在西貢餐廳做服務生的吳女士也憤憤不平地在電話上表示她對外賣工人的不滿。外賣郎曾稱店方給服務生和外賣郎兩種待遇,服務員每頓兩種菜,外賣郎不但只一種,還經常不夠吃。但吳女士反駁稱,根本沒有飯菜分級制度,每人都有一盤菜,而且外賣郎經常把飯菜先搶吃光。      

    吳女士還指責示威的外賣工人代表柯玉官動機不純。「他在餐館做了這麼多年,但一直好吃懶做,每天只做半天工」,吳說,「他整日只想發橫財」。       吳女士表示在西貢餐廳做服務生時薪在4元多,但稱不知外賣郎時薪多少。      

    經理麗娜在被問及外賣工人時薪僅在1.7元的指控時,亦表示對此不清楚,要老板才知道。       但外賣工人21日上交紐約南區法院的起訴書表示,麗娜為西貢餐廳阿姆斯特丹大道分店經理,「她有權雇用或解雇工人,有權設定工資」。      

    麗娜也在被控之列。

    “我反对,我抗议!”

    这位老美,自称是纽约一大学教授,看华人示威,也来凑热闹,管它相干不相干,只要是示威,我就跟着上:“示威有理,抗议无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