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13

    + 台湾,其实挺可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5824168.html

    自从中美建交,台湾便被挤出了国际舞台,不得不通过各种“非常”手段,游走於红色中国的强大身躯的阴影之下。听纽约台北经文处夏立言(相当于台湾驻纽约“大使”)一番话,愈是“奋发图强”,愈是感觉到台湾的无奈。

    本报记者吴钢纽约报道
          纽约台北经文处夏立言处长昨(23日)在主持「台湾原住民娜鲁湾之夜」晚会上坦陈台湾因为在联合国没有席位而在国际社会饱受北京挤压,他呼吁台湾民间组织像原民会(原住民族委员会)一样积极参加联合国NGO会议,以让世界听到台湾的声音。
         夏立言说,因为一个中国问题,台湾在1971年被逐出联合国,但自1993年以来,一直争取恢复其席位。虽然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北京有一票否决权而使得台湾的努力几乎不可能,但夏立言认为台湾民间及个人也应该积极注册联合国的活动,让台湾的观点与立场为世人所知。
         「联合国原住民事务常设论坛」(UNPFII)第六届大会今年5月14日至25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台湾15名原住民族代表出席了会议。这也是他们第三次参加该会议。
         身着红色民族服装的阿美族代表高静懿教授表示,台湾原住民族虽然曾经被贬称为「番」或「土着」,但后来经过争取,又进步到「山地人」,再到现在的「原住民」,名称的变化就体现出少数民族在台湾地位与权利日益进步。
         2005年初台湾通过「原住民基本法」,更是一大进步。高教授认为,通过在联合国与其它国家的少数民族交流,一方面学到更多的东西,另一方面也发现台湾原住民运动的发展其实较许多国家和地区发展得更快更好。
         但高教授也指出,台湾目前做得还不够。「原住民基本法」虽然颁布,但因为它不是一个可具体事实的法桉,所以遇到具体问题仍无计可施。例如政府将一些原住民土地占有,原住民就一直在为此努力,希望讨回自己传统的休养生息之地。
        本届联合国的大会就主要是围绕土地问题进行讨论。台湾原住民代表团带来了三个桉例参与探讨,包括政府修建苏花高速公路占用太鲁阁族土地的问题及风吹树倒挡住泰雅族居住区道路的问题等。

    Gw070523b: 身着民族服装的台湾原住民代表邀请各国出席UNOFII会议的代表一起舞蹈

     

    夏立言纽约6年疾风劲草

    本报记者周静然纽约报道
     「其实,我也想看看姚明在篮球场上的球技,想到音乐厅听听大陆着名乐团演奏黄河协奏曲,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会造成一些人的困扰,那只好把自己的爱好放弃,避免造成任何政治风波,这是作为外交人员要顾及的层面。」临行在即的台北经文处长夏立言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台湾外交工作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困难,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少,这是它的悲哀,也正是挑战所在。


     六年来,没有宗教信仰的夏立言有如一位充满使命感的传道人一样,无论在任何可以致词的场合,他都争取台湾二千三百万人在联合国或国际舞台上的地位,有台湾人的声音。一旦遇上台湾艺术家或经贸团来纽约,他会不厌其烦地述说台湾创作自由及经济自强成果,儘管比较中国大陆的崛起及势不可挡的中国热,国际目光焦点聚在大陆的远比台湾为强,但是这无减他千遍言词的热情,究竟,夜深人静之时,他会否觉得自己「讲人自讲、心力绞碎」。「早在外交部受训时,你就要把信念变成信仰,把深信的理念表达出来,多年来,这已经变成习惯,我的英语又比较好,更能在外国人圈子内推介台湾,虽然不断受到打压,但外交工作要有不倒翁精神。」夏立言说。


     可是大家都知道他是国民党员,却在纽约为民进党政府工作,是否有遇到违己交病的境况,他坦然表示,「我固然不是绿,但在蓝的眼中,我也不够蓝,其实政党轮替中,总有令人有不同意政见的时候,不过,作为台湾外交人员,要把政党分开,处理大是大非的问题,而目前大是大非就是台湾民意在国际舞台被漠视。」夏立言还是充满宗教热情地肯定他未停过的信念。


     面对中国大陆的打压,夏立言说:「两岸的困局,不是纽约外交员可以解决,不过,越受打压,我们就更要努力工作,越受到挫折,就是更加坚强。」在他们的努力下,他觉得中国大陆的侨务工作在竞争下进步起来,比起过去,大陆在海外的侨务工作并不亲民,总是高高在上,远离群众,随着比较下两岸侨务在暗斗,大陆在教育、侨务、中文课程、甚至对待中文传媒,都比过去开放亲民,夏立言表示,这是竞争下的结果,虽然在他们财雄势大及大气候的风气下,台湾侨务工作在其咄咄逼人下更形艰巨,可是受惠却是海外炎黄子孙,「这是鞭策,亦是额外收获。」夏立言有着一股「艰苦我奋进、困乏我多情」的胸怀,以他人打压作为策励向上的目标。


     上任中华公所主席陈玉驹来自广东,肯定不是反共份子,现任主席伍锐贤是地地道道的香港生意人,都不是对台湾政治有过人之见的主席,再因为近年来,大陆侨胞移民比台湾为多,过去的反共意识渐渐澹化甚至消失,换旗的行动及争议亦成为台湾外交人员的一项艰困工作,「这一切我都知道,我不期望纽约侨社会步步跟进瞬息万变的台湾政治,但是侨界对我的支持和尊重却是不倒翁工作的力量泉源。坐在无数个春宴的晚上,他们用半咸澹的国语与我交谈,我用半咸澹广东话与他们说话,就感受到他们不一定全然了解我的工作,却对我的工作表示支持,这份尊重,对外交受挫的台湾外交人员是非常重要的。」夏立言由衷地说。


     在纽约六年多,夏立言没有遗憾,「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都做了,最不捨得就是经文处大楼,由一幢破旧的古楼变成新楼屹立在中城,它将会是台湾文化艺术软性外交的重要地域。」
    图片说明


    y070611a台北经文处长夏立言接受专访,疾风劲草是台湾外交人员的首要精神。
     
     

    分享到:

    评论

  • 很喜欢你的博客

    在无忌发现的



    我现在还在上大学 有意毕业后到新闻媒体工作



    希望有空能交流



    工作顺利
    GT News回复Max说:
    好啊,无忌色友。

    你的大学很浪漫,想起了我十几年前无忧无虑的生活。

    喜欢新闻就去试试吧,暑假就可以开始实习了。
    2007-06-14 12:3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