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02

    + 在上海的最后一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wswolf-logs/67779532.html

    借调上海的三个月既漫长又飘忽的突然结束了。七月一日,在这里上班的最后一天。黄梅天潮热的天气,温度升到37度。下午报稿会以后,突然想出去逛逛,沿着南京西路,记录一下每天上班熟悉而又陌生的路,顺便给当天报纸凑一个天热的图片——唯一的那位摄影记者今天去世博拍加拿大馆的活动,据说在高温中差点中暑,所以没能带回什么酷暑天里的花絮。我决定亲自操刀了,出去试试运气。

    好久没有专门拿着相机在街上晃荡了。能不紧不慢的抓住一些平日里匆忙间无暇驻足留意的人物、表情、动作,能跟他们聊聊不同的故事,窥探更多人的空间与生活,让我感觉跟这个城市的距离拉近了。忽然有一种久违的惬意——做记者的日子,做编辑的时候是无法体会的。

    还好。一路走去,还是有些意外的收获。首先碰到的是老杨。

    杨继权,42岁,重庆忠县人,7月1日下午在上海黄金要道南京西路的一家需要重新装修外墙的商厦外搭建脚手架。

    自92年起开始到上海做脚手架工人,至今已经18年,老婆和三个孩子如今都在上海。

    说起孩子,老二老三都是超生的,回老家注册户口的时候,老二罚了二万五,老三罚了三万五。

    “加起来总共去了六万呢,”老杨用手一比划。

    为啥要生三个?没办法,老大是女儿,老二还是个女的,刚生了不久的老三,哈哈,终于是个大胖小子!值了。

    大女儿今年十六了,在老家初中毕业以后不想再上高中,如今马上要到上海青浦区的一家服装厂打工,底薪一千出头,加上加班费估计1500左右吧,老杨说。

    虽然已经四十多岁,老杨却仍与年轻工人们一起干着重活,没考虑过退下来或者改行干点别的。

    “我要干到六十岁,”他笑着说。

    在上海呆了这么多年,他已经不愿意回老家。

    老家干活一个月最多五六百元,根本不够养活一家五口,他说。在上海,他一个月能挣“至少两三千”。

     但上海,真的能成他们的家吗?

    没有户口,在接受上海的九年义务教育之后,高中还是得回老家学习和参加高考。

    如果不念高中大学,那也许就像老杨大女儿一样,初中毕业又开始打工的生活。也许打工到60岁,仍然是居住在上海的重庆忠县人。

    上海号称全国领先的户籍改革,农民工不混到劳模的地步,基本跟拿到上海户口的距离,还是很遥远。

    夜深了。一早的飞机。还是回北京再添上余下的照片吧。

    徐振林,跟工友在静安寺旁的红绿灯等候过街。电风扇、凉席、随身的家当。似乎走到哪里,席子一铺,可以睡到哪里。

    静安公园旁。孔培新小朋友玩一会儿水,就会过来妈妈这里吃一口冰激凌。

    大热天最容易想到的片子,就是小孩子玩水。

    也难怪,摄记们都玩腻了这一招,所以片子交上去,新来的视觉总监直接看上了上一张,两位拿电扇的民工——毕竟,那样的场景实在是难逢,却有很多信息(道具、及表情)说明一些问题。

    在上海的三个月,就租住在这百乐门后面的小区。

    这Paramount,是红男绿女及不少老外夜生活的去处。

    分享到:

    评论

  • 万盛人 离南川很近
  • 你的故事很有意思。被人照,照别人,大多数时候哪里由得自己做主。无意中逛进来的,你是南川人哦~呵呵
    GT News回复nicole说:
    你也是?
    2010-07-16 00:35:34
  • 影像看到的永远只是表象,绝大部分图片都只能算是插图。总希望图片在没有文字表述的情况下能提供一点线索或是寓意。很多时候人的心理和情感都是混沌的,这时用图片似乎比文字更能表达这种捉摸不定、若隐若显的感觉。~_~
  • 其实多数人不喜欢这样被你照 你拿去混饭 人家图个啥
    GT News回复咸鱼煲说:
    是有不少人不喜欢,却也有不少人喜欢。 哎,混饭吃,都是。
    2010-07-05 01:03:10